永恒的光——诸葛亮

夜,已深。

烛光照亮了帅帐。他吃力地转了个身,拿起铜镜,想看看自己的容貌。

泪,在眼中渐渐形成一个晶亮的环。朦胧中,他看到在隆中的自己,意气风发地指点江山。泪,滑过苍老的脸庞,烛光摇曳的镜子里,他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那颗被揉碎的心。

白发,如病毒一般,蔓延在他乌黑的头发中,今天,似乎看不到黑色的发丝了。

他用手轻轻地敲了敲床檐,低声说:“传姜维。

一位身披线红铠甲,迈着方步, 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走到床前,跪下来,双手抱拳:“丞相请指示。

在姜维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想到这儿,他嘴角上扬,理了理散乱的长发,脸上也有了几分血色。

姜维有些不知所措,把头压得更低。

“伯约,把我扶起来,巡营。

姜维愣住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巡营。他深邃的眼眸中多了几分光彩,又有几分坚定,更多的,则是一种决心。

他很清楚现在是什时候,司马懿与他两军对峙,准备放手一搏,而且这个同样精明的人也猜出他现在的情况。那一句:“你家丞相小吾六岁,若撑不住,便是输了。想到这儿,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刚走出营帐,一阵寒意袭来,他迎着萧萧寒风一步一步艰难前行,没走多远,便觉吃力,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但他内心一直有个声音:“不能倒下,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这么多年了:先帝走了,关、张走了,士元走了,孝直走了,子龙也走了。现在,自己便是孤身寡人了。

他走上车楼,拿起那热悉的羽扇,挺直了腰板,面对四万大军,完成了人生中最后的演讲。

在演讲中,他忍着痛苦,保持着平稳的声音,鼓舞士气。

那一刻,所有人的心中都相信:白衣羽扇的丞相又回来了,他们依然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河对岸,司马懿军营中忽然灯火通明。魏军将土心头的恐惧被释放了出来。司马懿又想起了鲁城之败,对诸葛亮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回营后,诸葛亮一头栽下去,不省人事。

昏迷后醒来,他看见一干武将跪在地上拭泪,他努力撑着床檐,坐起身,他双眼凹陷,发白的脸消瘦得只剩皮包骨,花白的头发在烛光下也黯淡无光。

他缓缓拿起白羽扇,抚摸着玉八卦图,把它贴在脸上,此刻,他感觉它们都在呼应自己,道着别,他贴着这个陪伴自己一生的扇子,任泪肆意横流,内心稍稍平息后把羽扇递给费祎。

“文伟,交给月英。

所有人都知道,诀别的时刻到了。

他艰难地下了床,向西跪下:“臣有负于先帝嘱托,我到地下再向您谢罪!他整顿衣冠,坐上帅椅,眼睛里的光一点点消失。

忽然,一颗红红的东西落入溪中,乃是一颗陨石,姜维一遍遍念到:“天石落了,丞相走了……

时隔千年,每当我在背诵那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巾。想到那句:“兴复汉室、还于旧都!心中就涌起对诸葛亮的崇敬、仰慕和叹惋之情。

诸葛亮,已在我心中活成了一束光,永不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