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

这几年来,认识的人多了,夸我的人也多了。他们夸我有才气,讲我文章和诗都写得好,讲我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他们的把握甚至比我都大。

小人

说老实话,我无从肯定自己将来会有什么作为,也可说我根本不敢想象;凭这一点我是颇为欣赏自己的。

其实有很多时候,我突然会羞愧起来,真的脸都羞红了,上下连成一片。我不知自己何时成了这样,但最近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比如有几次学校发下来的校报里没我文章,那时脸忽地一下便红透了,不明不白地,一门心思害羞。现在回过头来重新看我在校报上发表过的那些文章,觉得幼稚好笑,错漏百出,有很多语句既不文雅也不通顺,看来能发表也许仅是老师对我的鼓励罢了,无所谓什么才不才气的。

还有是那次评作文。我一直打心底里不赞同应试作文,平常在学校里写的大多都是应付。因为单是议论文,想应付很简单,开个头,从素材书上抄几个事例,结下尾,这就搞定了,所以两节课的写作文时间我还能富余出一节课来阅读。可那次作文我得了49分,虽然分数并不高,但老师在我的题目旁边批注了“好”,结果我们班最高分是52分,我一想——我这分数还不错嘛;后边同学看了也哇哇地感叹,我一下就乐了。后来评作文时老师既点了题目写得好的同学的名字,又提到了得分前几名的同学,唯独没有讲到我。我脸又红了,心虚地环顾四周,生怕被耻笑了去,尽管那作文并不是我认真写的。

以前常以才子自恃的我,到现在还没有自愧不如过多少同龄人,看他们有些文章我觉得好无趣,当然或许是他们写的大多是应试作文的缘故;但我是很敬重专业作家们的,愿意怀着敬畏之心去读他们的作品。有些人会觉得名着不也就那样,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要知道,要你去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爱上写作之后便不难理解“一天没东西写就不舒服”,任何时候都想写些什么,无论散文或是诗歌。写成了一篇自己认为还行的文章能笑得合不拢嘴,可有时如果没有头绪、没有灵感,就会懊恼得咬牙切齿,即使如此,也要在稿子上画几笔。

我喜欢在身边最亲近的那几个人面前把自己夸得像神仙似的,在他们面前我特别得意,仿佛是要把在别人那儿故作的谦虚全部都发泄出来一样,那心里是真的高兴,发自肺腑的高兴。

我会问朋友怎么看我的文章,有的说写得很好,然后加一些褒奖之词,告诉我哪里怎么怎么好;有的干脆直接说“还行吧,挺好的”。其实我特别尊敬那些直接指出我不是的人,但我不得不承认听到这些话时心里会不舒服,因为没有他们我就会永远自以为是下去。

现在我倒认为很多人会夸我不过是由于我正做着不同于自己年龄的一些事,如此一来我不愧为一个“小人”,又如何算得才子?罢了,我写字而已。这是我自省的,无关乎他人。

高一:岳强

你可能还想参考下面的作文

小人儿的争执

一看到这个题目,我的心里就开始有两个小人。
“我觉得,不带手机好一点!要听老师的话,不能带手机上学会影响学习的。”乖乖女毫不犹豫的说不能到手机真是不愧作为老师的乖乖女啊!
“可带手机没有上课玩就可以了!有时候家长没来就可以打电话让家长来接我啊!”这个小包菜果然非常有主见。
“手机有辐射、有一些同学会上可课会玩……”乖乖女充分发挥了她的智慧。
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带手机到学校来,有人说可以但有人说不可以。

我是小人

今天中午,吃过饭我喝了一瓶我刚研究成功的变小的药。
到了学校,我就座在了我的座位上,然后我又爬进书包里去找语文书。
然后老师就到了我的座位上,只看见一本书和一个书包,但没看见我本人,我又怕老师发现了我,不过我又想:我现在是小人怕什么。
结果老师没有发现我,我躺在语文书里面睡着了。
数学老师拿着书说:“下面我们来上课。”就这样我又跳入书包里把数学书拿出来。

“写”作文

语文老师正在在讲台上讲课,老师的问题一出,举手的却寥寥无几,老师平静的声音变得异常有力,每一个重音都让我的心剧烈跳动,”…
你起来说说你为什么不回答问题?
你们这样的学习态度怎么行!
”我呆呆地站在,头低得很深。
“有些同学居然抄作文!你就是这么学习的!坐下!”我缓缓地坐下,好像想起点什么了,但记不清楚了。
下课铃响了,同学们舒了一口气。

同标题文章

0. 小人

不走出去,你心里永远无法感觉到东西。 那儿站了一个穿校服的小男孩,背着挺大的个书包,像是女孩子的包,可如此小的孩子也不会感到什么。 我实在不放心那么个小人,也不是因为这村会发生什么,我害怕那个孩子会孤单与害怕,会承受很大的煎熬。 说上一年级了,住在南村,父母都干暖气片,说也不害怕,也不笑也不难过的样子。 男孩说那是他爸,我把书包递给他,走吧,亲爱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