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铃声声

我和我的伙伴遭受了百年一遇的洪水, 只记得打我记事起便见到了这唯一一幕。那年我16岁, 毅然退了学, 父亲花了一大笔资金, 挑了一群有大有小的牛, 我见到这群眼睛如同玻璃珠般大小的可爱生物, 高兴的乐开了花, 因为此后这些伙伴们陪我一起度过青春恰少年时代, 和我的成长颇有渊源。

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只有些笨拙的公牛, 后背上面有一片黑褐色的花斑, 尾巴向两条腿下耷拉着, 我给它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花狗。花狗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笨, 每当我把它们赶到河边的草地里, 它们就像疯了似的啃草, 很快那些草便被摞成了半截, 而花狗每次都是在一旁与世无争地吃着要比它们难吃几倍的下等草, 我曾多次往牛群里面赶, 也曾气愤地把那群牛赶走, 但每次花狗都会识相地让开, 最后无论我怎么劝, 它竟然原地不动了。放牛的路上它总是走在最后, 被牛群甩开一大截, 慢慢的我就认定了这只牛不仅仅是腿瘸难看, 还是那样的不合群, 致使有一天, 我向父亲问道这花狗为何那样笨, 父亲便回答我:“它瞎了一只眼。”

从此我对这只瞎了眼的花狗更是处处特加关照, 即使是下雨阴天, 我也会在它的草料槽里面多添上一两把草, 偶尔还会喂上别的牛都吃不到的青玉米。可无论我怎么喂, 花狗就是长不大, 其它的又费又壮, 唯独花狗始终瘦弱不堪, 以至于父亲经常扬言要把这个病秧子宰了吃肉, 要不是我的劝留, 花狗早就锅中翻腾, 因此, 花狗似乎对我的“偏心”存在感激, 没有一次从圈里跑出去, 宁可不合群地留在牛群当中。

一年半后的夏天, 汛期雷雨频频, 雨要一连下上个三五天, 我只得闷闷地待在家中, 听着那群牛时不时地叫喊声。

雷雨终于过去, 可却听村里人说村子的上游却是狂风暴雨, 这边已经是蓝天白云, 劝不住我的父亲只得同意闲不住的我放开圈门, 把牛群赶到了河边草地, 之后我就后了悔, 河边下起了大雨, 河水涨的厉害, 我就把它们往河边的斜坡上面赶, 斜坡上种着一片玉米, 那群牛见到成熟的玉米感了兴趣, 啃了起来, 我无论怎么赶也赶不上山——再不上山就危险了。

终于它们吃完玉米, 也上了山。

花狗突然拼了命把我和牛群往上推, 山洪从上游冲了下来, 花狗准确地又向上推了一步, 便再也没了力气, 水不偏不倚地正好把花狗冲走, 留下了我, 我不住地叫喊, 花狗消失在了混黄的泥水里。

当我知道花狗瞎的是左眼的时候, 我流了泪, 不因为它救了我, 当一半是光明一半是未知的时候, 花狗果断地选择了光明, 而黑暗, 正是它看不见的洪水!

同标题文章

0. 牧铃声声

我和我的伙伴遭受了百年一遇的洪水,只记得打我记事起便见到了这唯一一幕。那年我16岁,毅然退了学,父亲花了一大笔资金,挑了一群有大有小的牛,我见到这群眼睛如同玻璃珠般大小的可爱生物,高兴的乐开了花,因为此后这些伙伴们陪我一起度过青春恰少年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