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续写之最后一次出酒店后

不一会儿,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孔乙己》续写之最后一次出酒店后

身后的咸亨酒店中,掌柜的与短衣帮取笑学他,“跌断,这是跌断——哈哈哈哈……”讥笑声连成一片,在脑后此起彼伏。孔乙己长叹一声,低咕:“想我乃一介读书之人,岂容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讥笑!呜呼,哀哉!哀哉——”说罢,又双手撑地,艰难前行。

如今隆冬降至,已有寒风呼啸。大街小巷行人甚少,来去也匆匆,更无人能将孔乙己这“半个人”的可怜模样收入眼底。孔乙己靠这双粗糙并且因久久摩挲而干裂的枯柴般的双手支撑着整副残废的躯体,穿行在街巷。土地越发冰冷,连尘埃也冷得无力扬起。

孔乙己漫无目的地“走”着,如今折了腿,又该何去何从?找一碗温酒钱也显得难上加难。个弯,又拐上另一个巷子。这里景象也如同刚刚那边的街道,冷清又萧条。不过,巷子中倒是有几个约摸十来岁的孩子在追逐打闹。嬉笑声浮上头顶,又消失在黑瓦枯树梢。

孔乙己靠着这双枯手,仅能摇摇摆摆地前行,样子活像一把安乐椅,可他并不安乐。他要快一点前进,也许那些孩子能给他解解闷。“说不定那些孩子还吃过我的茴香豆呢!”他这样一想,又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不同于短衣帮,“非也,我乃一介读书之人,非短衣帮者能及!”

这样想着,他便越发觉得自己就是高人一等。不知不觉已近了那群孩子,可孔乙己还不愿意从刚刚自我编织的有自豪感的意境里面出来,还回味其中,未曾注意孩子们已跑到了他声旁追逐。他继续前行,身体摇摆不定。一次双手撑地头向前倾前进时,正巧撞到从前面冲过的一个孩子身上。顿时整个人向后栽倒下去。那孩子发现自己撞到了人,就停下来,站在孔乙己前面。看到残废的孔乙己吃力地从地上坐起来,顿生怜悯。

眼看孔乙己好不容易摆正了“安乐椅”,一抬头却迎上了这么个同情的表情,顿生不快。嘴里又埋怨:“慢行,汝等慢行!……”可又挺挺背脊开始嘀咕,“罢了,读书人经得起这挫伤……”突然又一声凄然长叹,“呜呼,哀哉——又怎可落得这般田地……呜呼……”悲叹之时又略微一顿,好似想到了什么,“唔!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孔乙己越想越觉得有理,眼睛也越发的有光,“只为增益其所不能!哈哈哈哈——”自顾自说着,觉得到底还是要高人一等的,不禁大笑起来。

孩子们见他古怪,尽说些听不懂的话,也搞不懂这么莫名其妙的大笑。刚才的同情顿时烟消云散了,暴出一阵讥笑,一哄而散。

孔乙己也不再理会孩子们,自顾自的说着,又用力的点了几下头,再吃力地继续走去。

前方,是巷口的尽头。只有寥寥的几座瓦房,还有棵枯败的老槐树,支起了一块灰茫茫的天空。

四川雅安名山县名山县第三中学高一:柏新田

你可能还喜欢下面这些文章

《穷人》续写《穷人》续写

今天的海上格外的平静,波涛声此起彼伏,白色的海鸥在空中盘旋。
远处的小屋里还不时的传出爽朗的笑声。
桑娜一家人都围坐在火炉旁,欢乐的气氛充满了这间渔家的小屋里,满头银发的渔夫和桑娜,又再次推开了这件令他们一家都充满无限回忆的小家。

穷人——续写穷人——续写

“你瞧,他们在这里啦!”桑娜拉开了帐子。
而西蒙的两个孩子醒来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家,便大哭了起来,桑娜闻讯赶来,不忍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却又不知如何解释,正在犹豫中,只见最大的孩子轻轻拍着他们的背说道:“小弟弟,不要伤心,你的妈妈只是到另一个地方,她和你们的爸爸在一起,等你长大成人了,他们就会来找你了。”另外四个也随声附和,两个孩子终于不再哭泣,不一会便忘记了伤心,和哥哥姐姐玩在一块了。

续写《穷人》续写《穷人》

白色的帐子缓缓拉开,渔夫在小马灯微弱的灯光下,看见七个碧青色的脑袋排成一排睡在这张床上,他们的小脸蛋都红扑扑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渔夫看到两张陌生“这没什么!以后我多打点鱼,你在家里多干些活。咱们就算自己挨饿,也要将西蒙的孩子抚养大。一定可以挺过去的!”桑娜看着丈夫坚定的目光,也轻轻点了点头,露出一桑娜和这些人挤在一起睡下,她躺了没多久,又起身,侧耳听听屋外吼叫的狂风,双膝跪地,两手在胸前,虔诚地说:“上帝,帮帮忙吧! 保佑我们一家和西蒙的孩子,让这几个可怜的孩子永远得到快乐吧!”当晚,她梦到了西蒙,身旁还站着两个健壮的男孩,三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如秋后菊花一般的笑容。

续写“穷人”续写“穷人”

第二天,一缕金灿灿的阳光从缝里照进来。
桑娜抱着着两个孩子,说:“可怜的孩子。”这两个孩子在桑娜的怀里哭了一天一夜,最后,他们擦干眼泪,说:“我们不哭,我们要做坚强的孩子。”桑娜说:“孩子,让我们一起生活吧!”过一年又一年,七个孩子慢慢长大了,从小就离开了妈妈的两个孩子,他们用自己的良心、尊严、信用得到了自己的成就,而桑娜自己的亲身骨肉也不例外,他们五兄弟一起联手办了一个孤儿院,他们用爱心把世界牵连,他们得过无数的爱心奖金,他们得个无数人的尊敬,在世界的孤儿院早就久仰大名。

《穷人》续写《穷人》续写

“哦,桑娜,你干得真不错,是的,你做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还以为你不会同意。”渔夫一边看向西蒙的两个孩子,一边对桑娜说。

穷人续写穷人续写

第二天的清晨,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从渔家小屋外传来一阵阵清脆的海浪声。
为了维持生计,桑娜就起早摸黑去织布补网,干针线活,丈夫就朝五晚九地出海捕鱼,孩子中的大姐姐也跑去有钱人家里看孩子。
而在屋外的西蒙的俩孩子,两个孩子听见声音,立刻跑进屋里看见倒地的桑娜中最大的孩子说:“我和弟弟去找邻街的大哥哥他是个医生,你们看好桑娜妈妈。”说完,就像外头疾驰。

《穷人》的续写《穷人》的续写

“你瞧,他们在这里啦。”桑娜拉开了帐子。
渔夫把手上的煤油灯往上提了提:孩子们睡得正香,西蒙的两个孩子睡在他们的孩子的中间,粉扑扑的脸旦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唯一的母亲,死了!
“你不会怪我善做主张吧?”桑娜小心翼翼的问道。
渔夫摇了摇头,眉头紧锁,都皱成了“川”字型了,他坐在一张破木椅上,左手托住脑袋,静静地想着,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那把破椅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响声。
古老的钟发哑地敲了一下,两下…

《穷人》~续写《穷人》~续写

“原来,你早就把他们抱回来了!想不到你比我快一步。”他俩开心地笑了。
但,丈夫很快地又平静了下来,他问桑娜:“家里还有几块黑面包?”桑娜说:“还有七块,那么有两个人可能要饿着肚子了。”“那么,”渔夫说,“我决定了让西蒙的两个孩子……”“不!”桑娜叫到,“不要再说了,我求你让西蒙的两个孩子先吃吧!我宁愿自己饿着不吃,也不愿那两个孩子饿着。”“我想你还是误会了。”渔夫说,“我的意见是我们节食,让西蒙的孩子吃饱了再说。”桑娜一听笑了:“想不到我们俩再一次不谋而合。”就这样,海上又恢复了平静。

《穷人》续写版《穷人》续写版

“我要妈!呜呜……”在桑娜家,西蒙的两个孩子又哭又闹搞的桑娜头都大了,这时,一阵海螺的声音引起了孩子们的注意,原来,渔夫为了让孩子们开心,一大早就出门捡海螺,孩子们见了,特别开心,西蒙的两个孩子也不例外,吃了一大碗鱼肉稀饭。
“什么,这么快!”“是呀,家里多添了两口人,是多添了几条鱼,今天早上一共吃了四条鱼,怎么。熬得过去呀!”渔夫看了看天,说:“今天晚上如果不来风暴,我明天就冒险与海水一搏了。”中午,桑娜呼唤孩子们回家,这时,一阵又一阵的海风呼啸而来,吓坏了西蒙的两个孩子,一个在家里哭,另一个从外面归来,吓得大哭大闹。

爱在人间——《穷人》续写爱在人间——《穷人》续写

“你瞧,他们在这里啦。”桑娜拉开了帐子。
渔夫听了,笑着说:“你真傻,我怎么会怪你呢?你可做了一件好事啊!”“可是……如果想养活这七个孩子,我们的日子就太艰难了,唉!”桑娜的眼里充满了忧愁。
“没事,难就难一点吧,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个孩子死去吧!走一步算一步,我们总能熬过去的!”渔夫叹了口气。
渔夫点点头,说:“加油吧!唉,天不早了,睡觉吧,你也累了,明天还要加紧干活呢,晚安。”说完,他便躺在了床上。

课文《穷人》续写课文《穷人》续写

渔夫看了看桑娜,说:“桑娜,你做得很对。虽然我们会比平常再辛苦一点,但是我们一定会顶过去的,为了我们的七个孩子!”桑娜点了点头。
渔夫又说:“对了,桑娜。今天捕鱼时衣服又烂了一些,等一下帮我缝一缝。”“好的。”渔夫走向孩子们,说:“孩子们,我回来了!”孩子们笑起来,抱着渔夫,“噢!我可抱不动这么多孩子。”“呵呵。”大家都笑起来了,真是幸福的一家。

穷人第段续写穷人第段续写

她忐忑不安的想:“他会说什么呢?这是闹着玩吗?自己的五个孩子已经够他受的了。现在又抱来西蒙家的孩子,就有七个了,这还要我们怎么活啊?丈夫早出晚归地打也只能勉强填饱一家人的肚子,孩子们都没有鞋穿,一年四季都是光着脚跑来跑去。吃的只有黑面包,菜也只有鱼。现在又加上西蒙家的孩子,一家人还能填饱肚子吗?家中的粮食又还够大家吃多少顿呢?丈夫天天打鱼就是为了我们全家能够吃饱饭,现在又加上西蒙家的孩子,丈夫的压力不就变得更大了吗?丈夫在外面打鱼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万一弄不好就会失去性命,这样一来孩子就都是我管了,可是我又不会打鱼,弄不好大家都会饿死的!” 突然从门外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桑娜吓得闭上了眼睛,她突然觉得旁边有一台蒸汽机一直在发出很响的声音,其实这只是她的心在跳,她的心好像要跳出来似的。

同标题文章

0. 《孔乙己》续写之最后一次出酒店后

不一会儿,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孔乙己长叹一声,低咕:“想我乃一介读书之人,岂容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讥笑!呜呼,哀哉!哀哉——”说罢,又双手撑地,艰难前行。 嘴里又埋怨:“慢行,汝等慢行!„„”可又挺挺背脊开始嘀咕,“罢了,读书人经得起这挫伤„„”突然又一声凄然长叹,“呜呼,哀哉——又怎可落得这般田地„„呜呼„„”悲叹之时又略微一顿,好似想到了什么,“唔!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孔乙己越想越觉得有理,眼睛也越发的有光,“只为增益其所不能!哈哈哈哈——”自顾自说着,觉得到底还是要高人一等的,不禁大笑起来。

1. 《孔乙己》续写之最后一次出酒店后

不一会儿,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身后的咸亨酒店中,掌柜的与短衣帮取笑学他,跌断,这是跌断哈哈哈哈& 可又挺挺背脊开始嘀咕,罢了,读书人经得起这挫伤& 突然又一声凄然长叹,呜呼,哀哉又怎可落得这般田地&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2. 《孔乙己》续写之最后一次出酒店后

《孔乙己》续写之最后一次出酒店后 嘴里又埋怨:“慢行,汝等慢行!„„”可又挺挺背脊开始嘀咕,“罢了,读书人经得起这挫伤„„”突然又一声凄然长叹,“呜呼,哀哉——又怎可落得这般田地„„呜呼„„”悲叹之时又略微一顿,好似想到了什么,“唔!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孔乙己越想越觉得有理,眼睛也越发的有光,“只为增益其所不能!哈哈哈哈——”自顾自说着,觉得到底还是要高人一等的,不禁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