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沧桑,半醉江山,红颜伤

淡淡烟云漂渺虚无,清清小河潺潺流水,旧城破,半烟落,城外的枯树,枝寒影寞,黄土又曾掩埋多少骨枯,又曾埋过多少哀愁,风卷残年,哀鸿遍野,残阳落日,战鼓又敲醒多少昼夜不眠的人。戈壁沙场,黄沙飞逝,旧时忆,半缺血旗,折断多少眼泪,当年鲜血染沙红,流血三千里,哭断回乡路,红颜伤,半数年华,夜夜向愁诉寂寞。

水墨沧桑,半醉江山,红颜伤

稀云卷来愁雨,赤地千里,乌烟燎绕,肢体散落,无人生还,枝枯草没,一生为谁争天下,没落誓言,死不深埋,只为眷恋家乡炊烟的味道。水墨点点,泼墨成殇,江山烟雨飘,狼烟阴魂荡,相思折成绵,有些爱,断了痴怨,只在伤害里回旋。有些恨,只在情爱里绕成缠绵。生死契阔,与子成说,霖霜沙场,风卷离伤,执念在,不落泪下。

千古轮回,暮迟之年,金戈铁马,兵临城下,烟雨朦胧,洗不尽半世浮伤,半数年华,赤地千里,白骨露野,是谁哭断彷徨。珠泪染寒月,尽凄凉。势如破竹,奋力冲杀,烟雨旗下,只想听你一曲笛萧,叹荒年,望苍穹,何时才能到尽头。

挥剑斩,指引沧桑流年落,谁叹岁月飞逝,水墨山川,半壁江山,为谁抛血洒,又为谁执剑。梅花杏雨,三月莺飞,此生眷恋,逝落红尘。提朱笔,残墨零,半醉江山,醉得红颜错,沉斧埋,断剑消,前朝往事过今朝。

血泪落下,沙土飞扬,谁记得痴情那般,谁记得苍桑那般,疾马逝去,江水浪尽,喊杀震天,叶渐落,残黄破。

峰烟四起,城下兵临,泪欲下,随风飘,黄沙淘尽,死守枯城,水墨江山,风如画,一曲离伤,几人会弹,落叶随雨飘,诀别负纸伤,江山散烟去,尸骨遍地,兵荒马乱,难诉凄残,谁又懂这寂寞,叹雨缠,浊泪洒,匆匆一瞬间,风华绝代,也抵不过一搓黄土。

寒烟雨,下断了暖梦,握住这凉凉的雨,一洗当年狂,戎马半生,城破随烟消,一生苦,凄苦无人诉。埋下离别悲伤,埋在这淡淡烟雨里。黄泉路,孤身闯,此生落,笑年错。付情于此,而今相思断,愁也折,夙愿未了,执念未消。

谁懂这夜里战场独自一人的孤独与寂寞,雨水打在苍白的脸上,卧沙场,城已破,不复当年勇,而今月有圆,不知家乡小院梨花落。空惆怅,泪哽咽,断肠痛,铁剑断,命也残,梦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朝烟雨城空。

浓浓乌烟,墨断画香,画断烟雨,血染城河,浮沙落,轻握笔,拂残画,烟散尽,朱砂凋,小园桃花开,苍桑也留下脚步,画已模糊,泪也模糊,此生是否为情死,半壁江山,鲜血流洒,折离多少相爱的人,思念成空,想念的人,却已成冤魂,空等待,鬓霜白。

浓浓乌烟,墨断画香,画断烟雨,血染城河,浮沙落,轻握笔,拂残画,烟散尽,朱砂凋,小园桃花开,苍桑也留下脚步,画已模糊,泪也模糊,此生是否为情死,半壁江山,鲜血流洒,折离多少相爱的人,思念成空,想念的人,却已成冤魂,空等待,鬓霜白。

小园花香浓,又是旧年去,城随烟消,此花开尽,蝶离舞,胭脂淡,红朱砂,容颜老,许诺残,空愁年,何时才能再见他,梨花落了一地,铺满草屋的门前,泪眼望,是否他已阵亡。

你可能还喜欢下面这些文章

雪

时光在焉,沧桑几度,往事怎堪回首…
雪花落下来,一片一片充满世界,断断续续在你我之间,是谁想找到每一个开始和结尾,而你也记不起这里落下谁的诗歌,…
雪,高贵而又神秘,有着不可侵犯的纯洁。
雪是顽皮的孩童,悄悄地,趁你不备,抚摸一下你的眉头,轻点一下你的鼻尖,而后又害羞似的迅速退去,只留下淡淡的痕迹,有冰冷,有清香,直沁心间,又有一股甜蜜溢出…
雪有着“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寂寞;
多重性格的雪迷惘了我的双眼。

人间的沧桑人间的沧桑

人间世道就是那么沧桑,今天我刚从学校领完毕业证,准备去妈妈的办公室,我在那待了4、5个小时,可能大家都觉得我很耐心,耐得住无聊是吗?
而有些有钱人因为自己有钱、有权、有势,“三有”来欺负没钱、没权、没势,“三没有”的平民,所以很多人都渴望那种“三有”的生活,但我渴望的是让这个世界和平、人人都平等,但事实告诉我这个理想不可能实现,因为不现实;

江山?佳人?江山?佳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我,一个傲世君主,大权再握,长袖一挥,秀口一吐,半壁江山的争夺便能烟消云散,官臣民众的生命边能被略掠夺。
大江东去,星月扭,在风口浪尖毅然屹立的我猛然发现我的国度已然盛世繁华,国态民安。
抬头望去,对面楼上一女子抚琴自娱,白纱罩裙,云鬓泼墨,眉若颦,眼如星,唇如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