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宝宝”对话

第1篇:与“宝宝”对话 800字

与“宝宝”对话

2008年7月20日我们花重金买下了它,它长着一张会说话的小嘴,圆脑袋上有两块看似光滑却手感粗糙的嫩皮,听爷爷说这两块小金皮正是鹩哥的耳朵,这两小金皮与乌黑的羽毛形成鲜明的对比,在阳光的照射下美丽极了!因为它原先的主人叫他“宝宝”,再加上这鸟似乎习惯了它的本名,所以我们便没有再花心思为它想些华丽的名字。

我很想知道它是否真的能说话,但又不敢和它对话,此时,爷爷开口了:“宝宝,你好啊!”只见那鹩哥咂了咂嘴,小脑袋斜歪着说道:“你好——!”嘿!它果真说话了,而且还加上了语调,我一下子被这小东西给吸引住了,与它“交谈”了起来。不过和它交谈说实话挺费劲:

“宝宝,你好啊!”

“你好——!”

“你会背唐诗么?”

“老板——你好”

“?? 跟我说‘床前明月光’”

“啊?”

“床前明月光”

“啊?”

……

就这样,它总是轮着说这几句话,纳闷之下,我问了爷爷,爷爷说:“它目前只会说这几句,但你可以教它呀!”半信半疑的我当场教了它半个小时,唐诗没学会,反倒学会了我打喷嚏的声音,结果搞得全家人都笑话我。

哎,别急,慢慢教它吧……

当天晚上,我正准备洗澡,却发现衣服还在床上,可我又因为……所以朝门外喊道:“妈妈,把我床上的衣服拿来!”“啊?”疑?好奇怪的声音啊,“妈妈,你在吗?帮我把床上的衣服拿来!”我再次说了一遍。“啊?”我有些火了,吼道“妈!你还活着吗!你想让我不穿衣服出来吗!”“嗯——”啊!这回我可真火了,也不知道啥吸进了鼻子里,只感觉里面一酸,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只见外面也传来一阵喷嚏声,咋还有回音了呐?啊!不会吧……唉,原来都是这个小鬼在捣蛋啊,顿时我火冒三丈,拿着毛巾一裹,便光着脚丫子冲进妈妈房间里,猛得打开门才发现妈妈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得打着电话……结果可怜的宝宝被我这个失去理智的人吼了半天……可事后看着它那无辜的表情,还蛮可怜的,于是就心软了,“小家伙,把刚才的一切都忘记吧,姐姐喂你喝水啊——”“呵呵——呵呵——”我一边往它杯里灌水,一边傻笑着。。。。。。

写到这,再次回忆起我和宝宝在一起的岁月,我们一起喝水,一起说白话,一起打喷嚏……可如今它却已经离我而去,病魔让它不得不长眠,可病魔却永远打不倒我心中那只带给我无限快乐的宝宝!

你可能还喜欢下面这些文章

猫   口   救   燕猫 口 救 燕

猫 口 救 燕

突然,躲在树后的大黑猫窜了出来,扑向燕宝宝,刚出生的燕宝宝从未见过如此庞然大物,吓得瑟瑟发抖,不停地拍打着无力的的翅膀,嘴里发出凄惨的哀叫声,好像在说:“求求你别抓我,请你放我走吧!”巢里的燕宝宝和燕妈妈也在“喳喳”叫着,好像在向大黑猫求饶,大黑猫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这到嘴的美食呢!
它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准备吃掉燕宝宝,这时,小红随手捡起身边的石块,砸向黑猫,趁黑猫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惊呆了,小红趁机从黑猫口中夺回了燕宝宝,黑猫赶紧落荒而逃,受到过度惊吓的燕宝宝并未恢复平静,仍在小红手中瑟瑟发抖,小红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燕宝宝,一边跑回家为燕宝宝的伤口擦了药,然后又找来梯子,把燕宝宝送回了家。

梦中事梦中事

“快睡觉,明天早上还要补课呢我还在看电视,老妈就开始她的无敌口水战了。呵呵还是”三十六计,‘溜’为上策”。
“对啊,这时20年以后的地球,由于人们肆虐的破坏,才铸就了现在这个‘地球’。在这里,到处都是垃圾,污水……让本来美好的地球变成了这番景象。”“那你把我弄来干什么?”“嗯,这个吗,其实不止你一个,我还叫了好多人那”,“我倒”“现在就只有你们自己才能改变将来”。
我看看床上的一片狼藉,还没睡醒似的说:“我在捡垃圾。”“啊!”妈妈惊声叫了起来去补习班的路上,我也看到了地上有许多垃圾,也看到了有清洁工再扫地,我深深为他们的行为所感到欣喜,同时也为扔垃圾的人感到羞愧。

致我的妈妈800字书信致我的妈妈800字书信

今天是母亲节,我却不能送上我的祝福,没有亲口和你说一声:妈妈,母亲节快乐!
妈妈,还记得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让你回家就可以吃到饭,让你在外面劳累了以后就不要再回家还要为家务事所劳累,我多么希望今天也是一样,但是我做不到了,因为我不再像以前一样可以隔几天就可以见到你,今天,我带着爸爸和妈妈对我的期望离开了家,你们希望我可以考上大学,然后可以完成我的理想,虽然我对我的未来充满恐惧感,可是我还是勇敢的面对他,因为有你们在我背后支撑着我,让我可以在受伤和节假日的时候回家,因为家是游子的港湾,因为有了你和爸爸,那座房子才是一个真正的家,所以我在外面才不会感到孤独,谢谢你和爸爸。

写个爷爷的一封信写个爷爷的一封信

有人常说:疼爱多了,就慢慢变成了溺爱。
或许爷爷对我的爱是是这种‘‘溺爱’’吧!
爷爷比爸爸更和蔼记得星期一那天早晨,爷爷你突然得了脑冲血,这个病,还你说话说不清,无法动弹,可,当你看见我穿的衣服那么薄时,你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来对我说;
’’我听了频频电头,身去了厨房,开始煮早餐,爸爸个爷爷穿好了衣服,就看车送爷爷去医院,看着爷爷离去的身影,我心想:爷爷福大命大,一点会好的。

与“老外”对话与“老外”对话

广交会期间,我和父亲来到盘福路一家酒楼吃饭。
我想:“平时总抱怨没有机会和老外交谈,现在机会来了,何不试试看?”父亲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儿子别怕,他们又不是外星人,想去就去嘛,”爸爸的一番话使我鼓起了勇气。
我自信地对爸爸点了点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过身,对那位坐在我右侧的老外说了声你好)”大概这句话太唐突了,令老外吃了一惊,他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另外正在说话的老外也停下来注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