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能等太久

终于是快要下雨了。我们已经在各个角落逛悠之后,又摸索书城世界的新荣光,觅得一两本心爱的可人书,踏上回归之路。我们已经等的太久了,这是侄女的说法,可是已经有好几辆车子开过去的,而眼巴巴的望着车远去的魁影的时候,不禁纳闷,为何我们所要的那辆车,迟迟不来。

已经不能等太久

我已经习惯了等车,尤其是长时间的等,并认为至此以后会变得更有耐心,但之前我却发现了发车时间的规律,也就好久没长时间等过车。而不料今天的规律却被打破,以至一旁的妹开始抱怨起来,对于这样的抱怨,我觉得有些新意,一是今天是个不小的日子,而对于侄女这样出落的婷婷玉立的女孩子是应该去享受“七夕”的美好时光的;二是自从回家后,已经少听到这样的抱怨,对于小生活的我们,抱怨多多少少的有,也不失为一种以慰聊甚无的心理按摩,终会有些宽慰,出于同情,我一再说,车快到了!但车确确实实迟迟不到,也够我值得纳闷的。

这样的兴奋,又这样的失落,在她的脸上表现得如此清晰,一旁的我见证的是风景,还是时光,我遥望远方驰来的车。终于有车了!我也似是舒了一口气,仿佛确实心有了着落。

在车子缓缓驶入东洲之前,我就一直在注意窗外的天空,前方迎接我们的将是一场雨。而旁边的风景,实在狼籍的很,东洲现在实在是大干特干,不知道明天的这里将是如何一番风光。我回了身子,瞧了侄女一眼,只见她又呆呆的在光顾手机小说。等终于开话了,我说,准备好拿出你的伞,等会儿我来遮。

雨从四面围袭而来,我们相继在雨中缓缓前行……

你可能还喜欢下面这些文章

那道风景那道风景

虽说已是春日,但还是一派奄奄一息,万物未得到春风的感召,不敢悄然起行。
她平淡地说:“孩子,当这颗小树长大了,你也应该长大了吧!它永远都是你的老师。曾祖母走后,你要善待它!”“曾祖母,您去哪啊?”回应的只是那么纯真的孩子。
曾祖母是一位生活在封建社会的农村妇女,曾祖父过世早,她拉扯几个孩子长大,村里分粮食,人人都看不起她,她依然坚守着自己的人格过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