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鱼人

走进喧闹的菜市场,切菜声和叫卖声不绝于耳。

今天,我要买一条鱼回家。我来到一家卖鱼摊前,一股鱼腥味迎面扑来,加上摊子上全是鱼鳞和鱼血,让我觉得有些恶心。

一位阿姨正在同老板说:“我要一条鱼,帮我切片。老板正弯着腰给另外一位刮鱼鳞,他一边忙活着,一边招呼着那位阿姨:好的,请稍等。他下身穿着一条深黑色的长裤,上身一件黑色短袖,外面套上皮制的全身围裙。手臂被强烈的阳光晒得乌黑,满头的汗珠,一滴一滴掉下来,老板满手都是血。

服务好一位顾客后,老板先走到龙水头前,把手上的鱼血洗得干干净净后,才走回摊里。他张开右手,抓起刀柄,五指紧紧地捏着柄,再抬起头问顾客:“你要哪一条鱼啊?等客人选好后,他便一手抓起选中的那条鱼,将鱼狠狠地往木板上摔了一下,鱼在木板上顽强地跳来跳去,他又将鱼从板上拎起来,用力地再摔一次,这次鱼跳了几下就不动了。

他把鱼平放在板上,举起右手上的刀,把背转到下面,用刀背敲了敲鱼头,再把刀刃朝下向鱼头砍去,鱼头就这样被熟练地砍下来了。他再用刀伸进鱼鳃部位,用刀轻轻一刮,鱼鳃就被他弄出来了。他放下刀,拿起一把钢刷子,用刷子刷起鱼鳞来,鱼鳞满地飞,有几片飞到了老板身上。他一点儿也不在乎,直到刮完鱼鳞为止。刮完后,他把鱼肚皮朝天,放下钢刷,换刀把鱼肚皮切开,用大姆指按着切开的两边,往外一掰,鱼肚皮就打开了,再把鱼泡轻轻一拔,气泡成功拔了出来,用力再将鱼肠子,鱼籽刮出来。最后把鱼切成几大块, 再和鱼头一起装进塑料袋,利索地打上结,微笑地递给顾客。

这样的卖鱼人,做着普普通通的事情,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却十分可敬,他每天辛辛苦苦地为自己的家人,虽做着重复的工作,却过着愉快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