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树开花

今年的柿子树和预想的一样,没有开花。

柿子树开花

一米左右的柿子树,一排排的立在小区的花园里。金黄的秋天,树上坠着的是我一步一步渐渐远去的童年,是无数幸福的后身。记得这些树,是奶奶活着时,带着笑撒着汗亲手栽种在这儿。眼间也已经硕果累累。

她说过,柿子树是种有灵性的树。每每到需要给柿子树施肥时,她便用各种发式打发掉小区的林业工,自己动手。苍老的背影在夕阳下渐渐抬起,提着手中的小水桶,知足的笑一笑。

最近放学,坐在车里路过这些树,都会看到很多小孩子在摘柿子。更有甚者,津津有味地已经送入嘴中。见到这些,不但没有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的感觉,反到心生喜悦。进而更多的是欣慰,不是替我,是替给予这些树生命的人。我深知再也看不到那越发苍老的身影,可也确信她早已挂在了我眼前的树上,含在了孩子们的口中。柿子甜美的口感,是她最美最年轻的笑。

生命走到最后还不免留下一些遗憾,这么久了,我一直记着,有一个人,一个本该第一个享受这人间美味的人,却还未曾与这些小精灵谋面。

想到这儿,心里酸酸的。

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借着隐约退去的月色走出家门,伴着逐渐刺眼的阳光回来,手里多了一兜装的满满的柿子。“离开一年了,柿子都黄了。”像背台词似的,我一边换衣服一边念叨着这句话,打算着,就把这句话告诉她,让她知道,那个让她操白了无数黑发的男孩,已褪去了羞涩。

见到了她,她和我对视,那双眼仍旧慈祥,嘴角上挑着的微笑。我把一兜柿子放在她面前,原本已经嚼烂了的“台词”哽咽着说不出来。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给您送柿子来了。”

才发现,原来生活和电视剧根本无法连接,电视里演的此时不应该是深沉的对视着墓前那个人,嘴里成熟的说着一些话吗?或是嚎啕大哭么?可现实哪里是这样?

我还是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坐在了她身边。跟她讲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把苦乐忧愁通通的倾诉给她。不过我觉得她可能更感兴趣的是那眼前兜柿子。我叫她吃,她不搭我。我就给她描述一群孩子摘柿子的场景,她就笑。我告诉她,今年柿子树没开花。她笑我傻,柿子树本来就不能开花。可她不懂,这满园的树其实真的可以开花,但只是为她一个人,她说的没错,柿子树是有灵性。

回到小区路过栽种着柿子树的花园,见到满园的秋日风情,拉出了思绪,走穿了这条思念路……

你可能还喜欢下面这些文章

童年柿子树童年柿子树

回忆过去,始终忘不了童年的柿子树。
突然我听见奶奶的叫喊,于是我和哥哥连忙爬到柿子树茂密的黄叶中,奶奶走到了柿子树旁,我们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拉着,头上流着汗,心砰砰的跳,过了好久奶奶才离开。
我两个人的腿都在树上坐麻了,我站在树上仔细观察了一番后向哥哥报告了情况,哥哥跳下树过身我发现他的口袋里装满了柿子,于是我也把柿子装满了口袋跳下树。

观摘柿子观摘柿子

今天:秋高气爽正是收获的季节, 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外公一起去方山口摘柿子:我们大概坐了30分钟就到了,一到路口就看见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 尝方山柿其味如兰,八个红色大字’

我看见一棵柿子树, 听叔叔说那棵柿子树大概已有80多年的树龄了, 每年都结很多果子’今年果子依旧挂满枝头’树干上长满了青苔诉说着它的历史,我抬头一看、树枝头有人影“原来是个大叔在树枝头挥舞着用一种毛竹制做的专门用于摘柿子的工具在努力的跟柿子奋斗‘我仔细看看大叔在枝头怎么灵活的工作, 他先用工具将一个柿子套在袋子里”袋子周围有一些锋利的切口/只看那切口在树枝来回穿梭‘可怜的柿子就一个一个的落入袋子里、大叔站得实在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