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下贺卡

学校里没有专用信箱,每当有邮件的时候都总是放在宿舍大门值班室的那张桌子上自己去。每当邮件摆出之时,那地方总会被围得水泄不通,人们相互询问着:“帮我找找看,有没有她的来信”“我该收到笔友的信了,不知道这次她会说些什么”“哇!给你寄照片了,好漂亮啊”“他要我在这个周六到网吧去见他呢……”“人潮”退去,我才去看看有没有家里的来信,但令我失望的是桌上只剩下几封因欠资或地址不详被退回来的信,还有一张贺卡,静静的躺在那里。

足下贺卡

那贺卡很美丽,特别是上面有一幅图:一颗素描的心。虽然只廖廖几笔,但挚爱之情却在这小小的纸片上尽情地流露了出来。顺手翻翻,是一位高一同学的。“他一定是一位幸福的人”,我想。

两天在一瞬之间逝去,又是周六了。一切都觉得要轻松点。我抱着书从教室返回宿舍,在一楼的楼梯口,右脚刚要踩下去的时候却忽然顿住,因为就在那一瞬我发现足下有一样非常熟悉的东西:是两天前的那张贺卡。我把它从地上轻轻拾起,却发现它已经被人们践踏得“鼻青脸肿”了。我小心地把贺卡上的泥土擦去,却路出几行字来:“孩子,元旦了,又长大了一岁,也就懂得了更多,在新年之即,父母不能为你送上什么,只有给你一声问候。同时,天冷了,记得要多加衣服。”

我翻过背面,那颗素描的心不知在何时已被伤得目不忍睹。作为送贺卡给孩子的父母,恐怕还以为它早已收存在孩子心里,然而……我木然了……

你可能还喜欢下面这些文章

贺卡风波贺卡风波

最近,班上在王老师的带领下,杜绝了小说风。
于是,她一下子买了很多贺卡,写上祝福语,托离她家不远的孙晗把贺卡给同学们。
收到贺卡的同学们都很激动,纷纷买贺卡回赠给胡迪。
我送了吕悦、昝慧、鲍昶、孙晗、王亚茹、梁婉娉她们几个的贺卡,花费了N元。
孙晗把胡迪给我的贺卡递给了我,是“百变小樱”的,哇,真的好感动啊。
贺卡风波寄托着同学们之间的友情,但是,花钱买贺卡有点浪费,不如动手做一张特殊的贺卡,这样,锻炼了你的动手能力,又可以加深朋友间的友情,不妨一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