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婵娟

很深很深的时光不间断地流,像墨染的天空。

天空婵娟

她喜欢侧身一个角,用双手定格一角天空的风景。那一刻整颗心都会安静下来,然后在静默中就那样笑了。风扬起纯色系的衣裙,仿佛要把这纯洁融到天空里。无所谓狂妄,无所谓悲伤,很宁静地就站在那个角落里,享受孤独,享受45°的仰望。

这份单独,孤单却不寂寞。一直都偏执地爱着一种感觉,那就是宁静。无关风雅,也不是永恒的沉默,只是一份淡淡的闲情。随性坐在小船里,游弋湖间,看天空的影子被微风一丝丝揉碎,指尖轻触,冰凉中带着柔滑的触感让人追忆起那些古旧的回忆。小船儿轻晃,渔家的歌儿在灯火中忽隐忽现,姑苏乌篷碎苍穹,也许是她一生不灭的向往。此岸的牵挂,彼岸的思念,多想有一只船,连接天地般遥远的距离。多想有一个不会苏醒的梦,同一片天空下,总角素颜是永不变更的形容。

繁花落,痴想着一场浪漫的重逢。就在这桃花纷飞的湖畔,你的影子流动在天空里,风吹皱了一池的湖水,朦胧的幻觉里她就这样捧起了一角的天空,吻住了清亮清亮的月亮。漆黑的天幕,闪烁的点点疏星像是天空眼角凝着的泪水,何事长向别时圆,牵起身旁纤弱的杨柳,泪水滴落在湖水里,惊了游动在云朵里的鱼儿,就那般似是没心没肺地笑了,广袖霓裳与湖间的天空交错,共同轻轻地颤,微微地叹。

独,舞月华。弦,思华年。

身轻如燕,长袖飞舞在沉寂的深夜里。回眸一笑百媚生,墨染的娇羞微微闪动着,旋,迷醉,躯体微斜,便引出了嫣然的一笑。裙长及膝,纤腰束素,迁延顾步,腕间的纯白长纱被抛出,旋间又绕回了纯蓝的汉唐锦衣。青丝散尽,抑或落回孱弱的身躯,抑或丝丝飘舞在清风里。青龙泣,白虎啸,朱雀吟,玄武滞。水带走了指尖飘零而下的桃花瓣,留给了她几分惆怅。

雨落惊鸿,无尽的情思如这雨,断线的珠。寒宵清宫里只有玉兔为伴,伐桂声丁丁敲醒了她的回忆,她想着那射日的英雄——后羿。她望着缭绕的云雾,似是在与后羿诉说着什么,天空依旧洁净如新,捻起轻纱,柔柔地擦净那明镜间的尘埃,她望见人间里,一群嬉笑打闹的孩子。

她忘却了一切,释然,含泪笑了。

你可能还想参考下面的作文

恍惚那抹微光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你走的那天天是灰色的,略显忧郁的天空凝集万千的眼泪嘲弄的看着大地,我站在雕像后藏匿着我的担心和思念。
看着载着你的车渐行渐远,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去追,还是你离去的心急切。
清明时节,连天空也开始悼念那些逝去的人们,而我看到那些照片那些话的时候,我也被折磨到那些成为回忆的人群。

灰色空间

小编导语:灰色,好美的颜色。
听着小猪的灰色空间,再次打起精神,在搜索栏中敲入四个字:灰色意义。
听着小猪的灰色空间,再次打起精神,在搜索栏中敲入四个字:灰色意义。
但为什么,却不让我看到纯的灰色的天空。
盼望,每天都在盼望,灰色天空;
搜寻,不知疲倦的搜寻,灰色天空。
呵,夏天至冬天的演变,好象我。
再次坐回电脑前,反复看着QQ上那些繁多却很少跳动的好友,莫名的伤感与失落再次跃入脑海,寂寞…

那一幕我难以忘怀

“唉,我来深圳已经三年了!”我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儿,一边想着。
记得有一次,她没有考过我,便叉着腰,昂起头,故作高傲地说:“下次,你休想超过我!”我也学着她的样子,头一抬:“走着瞧!”,我俩头对着头,眼对着眼,然后,我们都“噗嗤”一声笑起来,闹成一团。
她突然被惊醒了,用力抬起苍白的脸,勉强对我笑了笑,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深圳是个好地方……祝贺你啊!”她咧咧嘴,努力让自己的笑看起来很灿烂,可是,我分明看到,她的泪水在她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痕迹…

美丽的桃花林

吃过晚饭,热气已经退了,太阳落下了山,只留下一片灿烂的红霞在天边,我和妈妈出去散步,走了不久,就来到一个圆形的小湖,湖里还有几只小船。
我和妈妈跳上一只小船,妈妈解开了绳拿起竹竿一拨,船缓缓地动了,向河中心移去。
这片桃花林不大,大约有七、八十棵桃花树,它们分成四排,分裂在路两旁,像礼仪小姐那样欢迎我们的到来,从远处看去,桃花就像一个个害羞的小姑娘,它们正迎风微笑着呢。

绽放的角落

她的心里隐藏着一个小小的角落,那是属于她与他的专属空间。
他是她最在乎的一个男生,他说:“你真冷啊,冷的让我害怕,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关爱我?”要知道,她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她当时沉默了,但内心却一直在挣扎着,她感觉自己的内心好像有虫蛀了似地,特别难受。
她,好无助,然后不得不任泪水模糊了双眼,直至开始从眼眶中滚落下来,或许,天生她就是属于皈依黑夜的孩子,黑夜是寂寞的,寂寞是她的要害,她只能依靠着音乐带她逃离。

疯狂逃生记

芳菲四月的一天,我们全班去了珠海神秘岛春游,那里的游玩项目可多了:海盗船、闪灵鬼屋、青蛙跳…
一瞬间,小船向下一倾,如一支离弦之箭直往下冲,越冲越快,“啊!”我大叫一声,感觉整个人飞起来了。
小船沿着湖面继续往前开,过弯后,又来到了一座小山前开始爬坡,我的心情顿时又紧张起来。
这次小船开到山顶时停下来了,来了个180度大弯,向反方向冲去,“啊,这次更恐怖了,要背对着冲下去了!”我吓得又尖叫一声。

让失去化作拥有

我穿着亮白蝴蝶闪光裙,又回到了这小小的学校…
每当我鼓起勇气坐上去时,那堆调皮的男生总要把秋千推得老高,墙那面的乱乎乎的石榴花开得火红而细腻,天空似乎也如流星般在我手间飞泻而去,我的喊叫响彻云天,却又倔强地坚持着,直到那沙哑的电铃不停的催促,才猛地在秋千上一使力,下了秋千便追着那堆男生狂打,一直冲到以阳光为灯的小小教室。
我,缓缓起身,拍拍身上的微尘,晶莹的雨丝慢慢滑下,善感的天空哭泣,柔弱的翠草凝泪,让这秋千化为美好的回忆,在心头,慢慢抚平伤口。

春之神韵

春天就像一个小男孩,活泼可爱;
“哥哥姐姐,你们去哪儿呀?”一句天真稚嫩的声音传入耳边,我们兴高采烈地高声应答:“我们也是出来赏春呀!”大家踩着湿漉漉的泥土地,一边欢声笑语迈着轻快的脚步踏步前行。
一路上弥漫着春天的芬芳,河两旁一排翠色欲流的杨柳迎风招展,婀娜多姿的柳条荡漾在清澈的河水中。
欣赏完三桥美景,我们沿着河畔继续向前来到一片田野。

木铅笔

木铅笔划出淡淡的痕迹,书写着曾经的流年;
吐出纯纯的情谊,一份“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爱恋——题记今日做作业时找我常用的那铅笔,发现几周前它就不见了。
我记忆中,妈妈和铅笔是在联系在一起的,可能你就想问为什么了?
我们报答不了她,但这并不代表不用报答的。
木铅笔,我的回忆珍藏在里面。
它不特别,也没有绚丽颜色,很普通的,但你细细品尝,会发现里面的清甜,那味道在口中久久不散,更触动心中最里面的那弦,拨出爱的音乐…

踏青

那时花开

阳光,慢慢的嵌入我的心灵。
“快来追我啊,我在这呢!就知道你跑不过我,哼,还装呢!”我跑跑停停的在桃花盛开的树间和哥哥玩着捉迷藏。
嗅着桃花的淡香就像哥哥的味道,温馨而又亲切。
哥哥会伤心的嘻嘻我笑着答应着。
还是怕哥哥看见自己蒳苍白的脸孔?
因为这是我对哥哥的承诺…
强忍着泪,走进去看见哥哥那比我还苍白的脸,像雪一样,白的清纯白的凄惨。
放学后,趴在哥哥的床前,泪早已汹涌而出,承诺在那一刻豁然倒坍。

墨香

静静地,听古筝的音律像跳跃飞舞的精灵一样,听原本悠长的曲调被用凤抬头的指法敲碎成间断的音符,听月光随着指尖的移动被奏成黯夜的锦梦,听悠然的墨香从琴身中飘逸而出弥漫了整个世界,听在万家灯火的虹衫下星光压抑地喘息,听摇曳的烛火撑开夜的矜寂。
闭上眼,还未流出的泪水冻结在眸间,抚过琴弦,蓦地,尘烟泛滥,淹没了所有感官,暗暗一片,眼前幻化出他的身影,清风起,吹白衣,月光勾勒出阔别的容颜,透过时间的截面,墨香满卷春意澜,如此风流倜傥,温婉的笑容柔了一江春水,催开了含苞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