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者

犹太人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阿城说:“其实上帝一思考,人类就发笑。”

我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期待什么,仔细一想时,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于是便像个孩子一样倔强的缩在一角,脑子里饱满的如秋天的麦穗。

人的一生是为了什么呢?这是个问题。

汪国真说:“人在自己的哭声中开始,在别人的泪水里结束。”

项斯微说:“我总是在自己十八岁时缅怀自己十七岁,等到十九岁时又虚度了十八岁。”

四维说:“我有十六年在迷路,剩下一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迷路。”

《肖中克的救赎》中说:“人活一辈子,不是忙着活,就是忙着死。”

我还没有他们那样明智,只能说,我期待,因为我活着。

虽然我手里只握着坐井观天的幸福,但是我仍希望有天能跳出井口,至少不愿意这样目光游离的坐以待毙。

忘了是谁说过的,我们忙碌,我们奔波居无定所,全部意义是为了将来好好生活,而将来好好生活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将来能舒舒服服风风光光的死掉,多现实的一句话。

老师和教堂里的神父说:“人生美好,生命可贵,你们要相信人相信爱,没有什么错误不可以原谅。”

只有张爱玲说:“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里面长满虱子。”

全世界都在奔波,只有我还在这儿一掷千金的挥霍青春,真是不可原谅。人生这么沉重的字眼本是我担不起的,太多的思考也同等于零,看来我真的是太放肆,被伟人们翻来覆去的赞颂了N遍的时间,就这样从我的指尖流去,而我却无能为力,这个世界,太多无奈,尽管我只是个孩子。

思考了这么久,再回来,我仍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