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日记

9月4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放学回到家,妈妈拿着一张培训中心发的广告纸,一边看一边用商量的口气对我说;王臻啊,你报一个作文辅导班吧。

我马上问:为什么?

你已经升入三年级了,作文很重要,跟专业的老师学学,对你提高写作很有好处的。

我想了想,不行,好不容易放假还不让我休息,我义正词严地拒绝了。 妈妈显然不高兴了,你怎么这么不求上进?

于是一场争论开始了

我抢着说:这样的话,学校还不如不放假呢。你不能剥夺我的休息时间。 妈妈说:就星期六上半天。

我仍然理直气壮:你怎么知道是专业的老师,难道比我们学校的老师还专业?我只要认真听老师讲课,多看优秀的作文,我相信我会写好的。

妈妈见我态度坚决,拿我没辙,就说:明天写一篇作文,如过写的好就不用上,写不出来的话,没有商量的余地,必须要去。

我信心十足的对妈妈说我一定会写好的。为了我的休息时间,我要努力。 靖江市城北小学三年级:20020210

日记

12月13日 天气晴 星期六今天,我和我的朋友以及我弟的朋友四个人,打算去烧烤。我们四个人来到了草莓园那里,在那里可以烧烤的,我们开始分工,我和我朋友看火,我弟和他朋友去捡草,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在烧烤网上面放上了好几个地瓜,火一点着,浓烟滚

日记

now教室现在陷入了一种或悲或喜,或忧或愁的空气里。小露刚刚被老班叫出去,故前位空了一阵子,在此之前,人是哭着的,回来后继续。我估摸着老师是安慰她吧,即使好像没什么用。抬头,望着那布满着ABCD的白板,一把把剑似的直刺你的眼,即使按辛sir

日记

自从妈妈在星期五把蚁胶和蚁买回来时,我就在这个双休日给蚂蚁们写日记。11月18日雨蚂蚁们进新家——蚂蚁山庄就是蚁胶啦。小蚂蚁们对这个新家显然有些好奇,他们兴奋极了,左爬又爬,好像在侦查一下附近有无危险。也许有人不明白,进了蚁胶蚂蚁们吃什么呢

日记

星期天,我和表姐一起去公园玩。来到公园,便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我的好奇心发作,连忙跟了过去。其中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正在与一位瘦小的男孩斗蟋蟀,那位小男孩的蟋蟀是一只黑色的强壮的蟋蟀,而老爷爷的蟋蟀则是一只绿色的瘦小的蟋蟀。比赛开始了。那

日记

3月6日星期四晴3月6日,是最让我们班苦恼的一天,也是周老师去培训的一天。当天下午的第二节课,张老师问我们是做考卷呢还是上品德课?“品德课!品德课!品德课!品德课……”而从另一边却传来“考试!考试!考试……”这种方法实在让张老师辨别不出干什

日记

今天晚上,我到叔叔家看鱼。叔叔家的鱼缸可真漂亮。那里面有绿油油的水草,有海螺,还有一块块礁石。哇,鱼缸犹如海底世界一样。当然它的主人——鱼就更多了,有燕子鱼,斑虎鱼,孔雀鱼,金鱼,清洁夫……金鱼起源于我国,经过长时间培育,品种不断优化。在人

日记

本以为熬过无聊的暑假就有可以融入七(4)那个集体了,然而……散了,散了。课间偶遇“兄弟”们,先是欣喜,之后是抱怨——为什么要分班!已是初秋,窗前原来满树茂盛的叶子已经枯黄,落了一地。秋风袭过,叶子随风而去,如仙女撒出的花瓣,散得很远很远……

日记

2010年02月20日星期四日天气:晴天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眼一晃又是二十几天。寒冷而短暂的寒假如同白驹过隙地逝去,有时候虽说时间过得很快却也是叫人难以度过而一旦过去后让你又开始留恋不已`不由得怅然所失,对此我只有无奈。时间无情容不得人半点

日记

当我披着失落的外衣慢步走回家,在无任何灯光的大街上。我仿佛看到死神在向我招手,我退了一步。急促的脚步声笼罩着我。正当我准备吓昏过去时,被一双温暖的手抱住了。也许是天使吧!原来不是天使,是小欣。“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倒下?”小欣满脸写满了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