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杭州一个噩梦的开始。

半年的家乡生活,早已使得方言牢牢地在我的脑子扎根,普通话显得是那样的陌生。我在那茫茫的白天下也显得那样的不安和恐惧。只有在黑夜中才能给我一些安慰,只有黑暗能隔绝我的耳朵和眼睛。也就是从来杭州的第一天开始,我的性格也随之改变,孺弱,孤独,忧郁,我以虚假外表示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来杭州第一次大哭是因为父母要让我重新回幼儿园的学业生活。那一次我不停地反抗,不停地哭,我不想一个人面对这世界的无声和冷漠。是的我在害怕,恐惧。然而我的反抗显得那样的无力,最终还是睁着红彤彤的眼睛被父母拉进了学校。我在幼儿园门口拉着母亲的衣角不肯放手,母亲一句又一句的劝导不再有用,也许她之前从未想到一个在老家能打能静的孩子会这样麻烦。

睁开了有些迷糊的眼睛,阳光照在身上显得很暖,坐在天空下的长椅上,看天上的候鸟飞过,又将迁移到另一个地方吗?

有时我总感觉自己正如候鸟一般没有固定的归舍,不断迁移,周围的事物总在刚熟悉的时候再次变换,复杂地交替错乱。心也在这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迷茫。不过其实时间久了,人也显得轻松多了,没有那些沉重的留恋。

阳光突然变得凶猛起来,刺眼的阳光让我不禁留下了泪水,请继续回忆吧。

三天,母亲为了我能进入这新的世界,陪我在幼儿园中度过了三天,而我不断的去努力适应这可怕的环境,我观察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和语言,试着去模仿。我一改以前的好动,静静地坐在凳子上,一边感受身边母亲的温暖气息,一边抵抗着面前的冰冷。

第四天母亲不再陪我,她的事其实本来不多,但她不愿意我继续依赖下去,也许我是应该学着自己抵抗起这陌生的世界。而那一天我却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不过即便如此我最终还是筑起了心中的城墙,扛着冰冷而巨大的冰锥。而普通话渐渐开始进入我的脑海。

玩伴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无意义的,我总是躲着别的小朋友和老师,他们在我眼中变得那样尖锐,如刺猬一般扎的我疼痛无比。

下课,快速地逃开吵闹的人群,在围墙前停下,双手死命地抓住长长的围栏,极其渴望的看着外面的世界,如牢中的囚犯,挣扎的无力。时间如此的长久,长得让我窒息。午后的铃声是最恐怖的,躺在午睡的床角一个人害怕,两边的人死死地将我逼入又黑又冷的空间,躺在床上害怕着身边的每一处,手脚没有一点动静,蜷缩着身体,默默地听着周围的各种声音,从吵闹到小声说话再到微不可察的呼吸声。我也开始慢慢的放松,语言的刀刃渐渐地褪去了,即便牢笼还是那么小,光线还是那么灰暗。

然而时间久了,我的不合群被老师们看在了眼中,记在了心里,不知怎么的父母们也知道了。她总是害怕我小小年纪就得个什么忧郁症,一连好几次说要给我换个学校换个环境。于是没等到第二个学期开始,就带着我跑到了较偏远的地方住下了。比起之前的环境倒是安静多了,四周被白色的空屋包围只有一两棵树在其中装饰。而我也渐渐的适应了新家的气息,躲在这样一个小屋中,没有喧闹也没有嘈杂,显得相当舒适。

对于这样一个轻松的村子我却没有多少的记忆,只知道当时的我十分刻苦地将陌生的普通话一字一句的刻进脑子。

阳光渐渐的暗淡了,将回忆收进脑海向家走去。

初三:徐文长

杭州

上周星期五是“五一”劳动节,听阿姨说杭州那边有动漫节,而且阿姨他们也要去并且还要带上我和表姐一起去,听了这几句话,我十分高兴。到了星期六早上,阿姨们做好了准备,就来接我们去杭州了。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到了那儿,可是还有一段路,又做了一次免

杭州

自从在电视上看到白娘子这段凄凉感人的故事让我深深的记住了西湖。记住了杭州,在印象朦胧却美丽。我们又上了苏东坡的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朦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又经常听爸爸妈妈讲平湖秋月、曲院风荷、柳浪闻莺、苏堤春晓……我

杭州

杭州 杭白菊亦名小汤黄、小白菊,为杭州地区的特产。它与安徽的滁菊、亳菊,河南的邓菊,都是中国驰名的茶用菊。杭菊在中国有悠久的栽培历史。“杭白贡菊”一向与“龙井名茶”并提。古时曾作贡品。 乌镇最多的东西就是桥了,一个小小的乌镇就有130座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