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父爱

青岛市北区实验小学四年级三班刘一博

邻居家搬走半个多月了,两盆花儿放在走廊里快干枯了。

早饭后,我和爸爸帮邻居浇花,浇完花进门时,由于风大,门顺着风劲儿关死了。而我的手未来得及抽出,被卡在门框的锁眼里,当时,痛得我“哇哇”大叫着:“爸妈快来,我的手被挤了。”接着我用左手压住门把,使劲的往外推,才抽出了右手。眼看着我的左手中指被挤扁了,中指背面被挤破了,正在流血。这时,爸爸跑到我身边问:“挤到什么程度?手指头断了吗?还能轻微地动一下吗?”我强忍着钻心刺骨的疼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我跟爸爸说:“快点给我治治,带我去医院吧,我快受不了了!”

怎么这么痛呢?我实在顶不住了,我嘴里嘀咕着。不一会儿,挤扁的中指肿了起来。此时,我感觉整个手都在肿胀、揪心的痛。难怪爸爸说:“十指连心,肯定痛吗!坚强一些,我这就带你去医院。”说着,爸爸背我到楼下,打了一辆车,直奔401医院。

来到401医院,爸爸又背着我一路小跑到了急诊外科。急诊外科的刘大夫看了看说:“你的手怎么了?”爸爸和我把事情的经过都描述了一遍,刘大夫很快开了一张拍片子的单子,爸爸又一路小跑着交完款,带我到负一楼的放射科去拍片子。医生领我到拍片室里,此时的我,忐忑不安地心怦怦直跳,手已经麻木了。过了一会儿,医生说:“小朋友,出来吧。等一会儿结果就出来了。”

10分钟后,结果出来了,爸爸又带着我去刘大夫那儿,刘大夫看了一下片子,就对爸爸说:“孩子手骨裂了,带孩子到十楼手外科门诊去诊断治疗。”接着,我和爸爸乘电梯到十楼手外科手术室。来到手术室,医师看了看片子,又看了看我的伤势,询问了一些情况,就开始给我消毒,当消毒液触到我的伤口时,一阵凉飕飕的刺痛使我咬紧牙关,感觉全身都在疼痛地抖动着。消完毒后,医师又用纱布把我的手缠起来。这时,医师说:“为了不影响你写字,我给你做了个石膏固定托来固定你的指头。”包扎好后,医师还嘱咐我:“尽量把手举起来,高于心脏的位置,防止血液倒流肿胀!”说完后,爸爸又背着我离开医院,跑到公交车站。上了公交车后,我想:爸爸不顾自己的工作把我送到401医院,爸爸真疼爱我呀,处处为我着想。

意外呀,意外带来了疼痛,同时也有一次展示了那伟大的父爱。

指导教师:乔永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