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堵你于门口

原谅我堵你于门口

------写在教师资格证能力测试之后

天水市麦积区向荣学校 冯建民

5月28-29日,我被市教育局抽选为省考教师资格认定教育教学能力测试评委(初中语文)。挂起“测试员”的胸牌,“威风凛凛”。

测试考点设在天水电大。考生分科分组,现场抽题,现场备课,按序候考。三位测试员互不认识,见不到名单(也不准考生报名字),看到的只是一张张年轻而陌生的面孔。关键是打分没有设置过关比例,测试员只依评分标准打分。“是非成败”架在心里的那杆秤上,无从徇私,也不敢徇私。市教育局的组织程序可谓细致严密。

第四组40个考生,依次站在三位测试员面前,站在了“教师资格”的门口。

这些考生,大部分是师院、学院的应往届毕业生,个别的已熬成了妈妈。

有一个看起来文静纤细的女孩,面试时却显得冷静自如。她讲了这样一句话:“听说这是省考的最后一次,我想挑战这最后一次。”听起来有一种“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魄,她的自信让我们很期待。她抽到的是《背影》。偏偏她早早失去父爱,几乎没有感受过背影的酸甜滋味,我们为她捏了一把汗。

但是随后的说课、试讲,条理清晰,有板有眼。女孩手头的讲稿,似乎恰和抽到的题目相同,只有40分钟的备课时间,不至于做到如此细密啊!她熟稔地讲课,俨然一位自如的老教师。我随即要过来她的教案翻了一番,吓了一跳,这本厚厚的教案本上,工工整整地备下了整册的课文,细致到字词注音和标点符号!传阅间,三位评委无不赞叹女孩的踏实认真。我们看到了她的态度!这种态度,恰好吻合了一位优秀教师的潜质。作为一名教师,其漫长的职业生涯实际上就是一个俯首伏案的过程。我们需要的教师未必有高学历,高起点,但它一定要有这种求真求实态度。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默契地为眼前的这位女孩点赞,我们看到了一个好苗子、好胚子。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欣慰的,无非是“后继有真人”。

试讲环节,是考生们面临的真正的试金石。“纸包不住火”,是包装还是真货,全然裸露于外。换句话说,是骡子是马,在舞台上可以遛,在讲台上经不住遛。

有不少的考生,拿起粉笔写字,歪歪扭扭不说,笔画顺序出现了明显的错误。不会规范地写字,对一个语文老师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短板。这怎么去教学生?!让人吃惊的,还算不上笔画顺序问题,是错别字!有一位考生,将《与朱元思书》的“书”字之点,写在了下面,错了“楼层”!几次提醒都没改过来。这怎么去教学生?!倘若让这

些考生轻易获得教师资格证,站到讲台上教书,一代孩子将遭遇一场“厄运”。作为考官,是该把他们堵在入口吧?我不是横眉冷眼、“横刀夺爱”,想我自己曾经面对考官时也是多么强烈地渴盼考官能慈悲为怀!但是,如果抬杆放人,岂不放倒了杏坛务实求知的这面旗子?

一些语言搪塞,理不清课堂程序的考生,我们几乎不敢问一些专业性的问题,但凡在修辞、表达方式、文体样式这些问题面前傻眼,直愣愣挂在讲台上的,我们的心立即变成了铁和水泥。严格地把他们堵在门口,是为将来的那些娃娃们负责。让他们再学习,再认识,来年再考吧。考官铁面的背后绝不是为他们的生计设槛,教育是一方期望播种的田野,最忌讳根浮叶衰。只有求真求实,耕耘不辍,才会有春之繁华,秋之收获啊。

有考生坦言,考资格证是为了找到工作解决生计,倒也吐露出很多考生的心声。但是,年轻的考生们可否知晓,教育不仅是谋生的手段,更是要钟爱学生一生,坚持一种操守,陪伴一片宁静庄园的!教师的一生也许终不成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但它应像灿烂的星辰,甘于在静寂里守望天空,付出青春韶华,收获桃李芬芳。

最后一场的最后一个考生,是个丑丑的女孩,我怜惜她的相貌在别的求职场合受阻,内心里生起对她过关的助力,希望她能拿到高分,为她赢得一个就业的机会。她的确很努

力,着急处眼里沁出泪花。但是,她的试讲尚且简单稚嫩,达不到“出巢飞翔”的水平,我确也爱莫能助,只能遗憾于此了。考试结束,上交胸牌,走出考场的时候,我看见她蹲坐在楼外花园边上,泪雨滂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