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追风筝的人》有感

观《追风筝的人》

——介于信仰与战争间的困扰 图书馆主界面上的第一部书,总会第一个映入我的视界之中,我不知道书的内容,也不知道这本书的销量有多高,但每次进入图书馆主界面,都会映入眼帘。没看书之前,会畅想很多关于这本书的内容,或许是关于爱情的,或许是立志的,或许是关于童年,也或者是关于一个人。这样的畅想在这本书畅销了十年后,在同名电影中,才深入了解。

故事起源于阿富汗和巴勒斯坦,蔚蓝的天空下形形色色的风筝,风筝下可爱的孩子,以及来来往往的人们。因为自己的信仰,每当看到关于伊斯兰的电影,内心都很澎湃。然而这部电影,眼眶中总含满泪水。

阿米尔和哈山是主仆关系,犹如鲁迅笔下的《少年润土》,但却没有那么明显的界限,脱离了文化背景的理解是错误的理解,因而不去追究为什么伊斯兰教法中会有主仆关系,等级制度,然而,这种孩童间的主仆是没有太多阶级,和谐而美好的。

哈山很聪明,他是最优秀的追风筝的男孩,并不是跟着风筝这个实物跑,而是影子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光的反射物。纯朴的友情,使我想起小时候的玩伴一起放风筝的场景,天如此之冷,我们像天使般开心。贯穿这部电影的主题是风筝,因追风筝的人,而倒叙很多信仰和战争。

人间万物本应该和平相处,却因为资源和信仰而相互仇视,看到一篇文章,关于农业和狩猎。是这样辩证的:人类的起初,人们都以打猎为生,后来有了农业,就有了阶级,有了阶级,就有了人类的不平等,有了不平等就有了争强好胜,也便有了教育、法律、经济、政治等等一系列分支。而考古学家通过测量化石和人骨,得出结论,以打猎群居为生的人们,平均身长高于以农业为生的子民,农产品的营养物质单一而且涵盖的能量小于动物。如此,农业具有双刃剑的作用。

因为社会的发展,人们无限膨胀的欲望使不同国家为资源而战,从一战的资源匮乏到二战的爆发,战争使人们变得猖狂而失却人性,也使不同的人变得惨无人道而肆意残杀。电影中的阿富汗本是一个宁静和谐,按照一定生存法则而存在的国家,因苏联的入侵变得支离破碎。影片中为了保卫神权的神道士们为了捍卫自己的主权而无视法规,共产党们为了争取“自由”使民不聊生。甚至于,人们为了生存节肢而苟且偷生,这样的社会,美国制造过,德国制造过,日本对中国的大肆屠杀制造过,远古时期为了领土主权的帝王制造过。在许多人看来,这受到达尔文“适者生存”理论的极大支持,肉弱强食的生物学规律,使现代社会

打起竞争的幌子而大肆掠夺财物,从而引发各种扭曲现实的超现实主义者。

影片最后,阿米尔接哈山的儿子回家时,阿米尔跑到清真寺礼拜的场景,让人想起宗教和信仰的庄严。作为一个穆斯林,有时候会质问自己,也会质问安拉,战争源起于谁,残酷的宗教刑法源起于谁,宗教也要像机械论一样绝对化,还是要相对的给予人们悔过的希望。电影中有位神道士借以安拉之名用石头砸死一对夫妇的场景,不得不让人深思,《古兰经》的本意就是要严酷的对待每一个犯错的人吗?阿米尔父亲死后,诵念的那段经文与现实生活中我们的经文惊人的一致,而礼仪却大相径庭,最原始的信仰到底是什么?《古兰经》告诉世人的,到底是怎样的真理,人们的意识和思维到底窜改了多少,而造成各种不同的邪教组织。

中世纪时期之所以被称之为黑暗,更多的原因,我想是因为,对宗教信仰的人为化,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人们对物质及权利无限膨胀的欲望。达尔文所谓的“适者生存”是否应该像物理学中的热力学第二定律那样有个限定,正是这样的理论,才使得人类的欲望无限滋生,才造成社会极大的不公平,从而出现恐怖组织,肆意杀人事件的不断发生。

爱因斯坦说过,“没有宗教的科学是瞎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瘸子。”因为伽利略、牛顿等人的学说,工业革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发展,这种发展使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备受摧残,以致于现在会传出种种关于自然灾害的新闻,犹如卡逊的《寂静的春天》里所写的,“战憟,失去了飞翔的能力,瘫痪,惊厥。”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一切是否会回到白垩纪,庞大的物种再怎么自相残杀,也抵不过真主收回承诺,更抵不过人类自身的破坏。而那时,欲望有又何用呢?财富的积累是否会和自己的灵魂一起流入另一个世界呢?

仅在2012年12月21日,这个从N 年前就开始流传的末日之说,留下一些印迹,以表在战争、自然灾害等等非自然死亡的亡灵们表示哀悼,也警醒自己不要为了物质而使自己的欲望无限膨胀,也不要因为外界的干扰而放弃信仰。

追风筝的人,纯洁的,可爱的,值得人们学习的小孩。

仐玥

2012年12月21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