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窗外

不知什么时候,月光已悄悄地来临了,她轻轻地跨进我的窗内,将一层银纱缓缓披在床尾。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便索性穿好衣裤走下楼去。

独自漫步在院中,看着深黑得天空,一轮弯月散发出淡淡的银光,并没有云雾的遮挡,于是显得越发明亮,这在往常,是很难见的。远处,一排排红砖瓦房整齐的错落在街道旁,所有的灯光已经熄灭了,砖瓦房的玻璃上反射出道道银色的月光,一片又一片波光粼粼,天空在这样的光芒中变的幽蓝。

在月光照射下,今夜显得无比的光亮。月光照着树,树成了银色;照着草丛,草丛成了银白色;照着地,地成了银白色。世界似乎都被这银白的月光所笼罩着。远处,工厂左边的烟囱冒出了缕缕清烟,月柔和地把银光洒在了它身上,光便随着它渐渐地升上天去……

月光使整个夜改变了颜色。没有月光地夜,除了黑暗便什么也没有了,虽然星辰闪烁却无法将大地照亮,让人感到厌倦和恐惧。在月光下,一切都变得丰富多彩,不像那样只有单调地黑色。银、黑、蓝,这便是月夜的色彩,从深到浅,从黑到亮,虽丰富多彩但并不花哨,恰到好处,令人难以忘却。

月夜总是静静地。蝉,或许已经入睡,不再发出白天地咝咝声。风也停住了她轻轻的脚步,陶醉在美妙的月夜中。猫小心翼翼的跃上墙头从黑处隐去了,树枝在它身旁,发出细微的声音――簌……簌……

蛐蛐也跟着轻唱起了一首小夜曲,池边荷叶上的小蛙便也加入到了这小小的乐队来。树上的麻雀似乎很害羞,偶尔叽喳叫上几声又立刻停住了。灰色的马路上,空无一人,已听不见汽车杂乱的喇叭声,发动机声,只有几棵高大的梧桐仍如往常一样,立在路边与马路窃窃私语。池边,几棵垂柳轻轻地拂过水面,荡起一道道波纹,一切声音停止了,月光还是那么柔和。

我揉了揉惺忪地双眼,一股睡意涌来,便慢慢回到屋中躺在了床上,看看窗外,月已西斜,已到三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