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处也是一种能力

独处也是一种能力

——读《周国平寄小读者有感》

我性子高傲不会与人相处也不理解宽容这两个字。那天,因为我的性子急与同学发生争执,而后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回到座位,随手翻开一本书,翻到如何与朋友相处这面,静静地一个人看了起来,我焦躁不安的性子慢慢安静下来。

一个人是否是自己的朋友,有一个可靠的测验标准,就是看他能否独处,独处时是否感到充实。如果他害怕独处,一心逃避自己,他当然不是自己的朋友。这是那本书里的测试,我细细思考。我是第二种人。的确,我害怕独处,喜欢热闹。有的人只有在沸腾的交往中辨认他的自我,而我却只有在宁静的独处中才能辨认自我。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 《周国平寄小读者》里有一段话,独处是一种能力,并非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具备的。具备这种能力并不意味不再感到寂寞,而在于安于寂寞并使之具有生产力,人在寂寞中有三种状态。一是惶惶不安,茫无头绪,百事无心,一心想逃处寂寞。二是渐渐习惯于寂寞,安下心来,建立起生活的调理,用读书、写作或别的事务来驱逐寂寞。三是寂寞本身成为一片诗意的土壤,一种创造的契机,诱发出关于存在、生命、自我的深邃思考和体验。

我是第一种,但那本书教我逃脱,我慢慢学会独处。

托尔斯泰在谈到独处和交往的区别时说;‘‘你要使自己的理性适合

整体,适合一切的源,而不是适合部分,不是适合人群。’’说得好。 我喜欢这本书,让我看清了自己,成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