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梦未眠

我从来不曾想我能再回来。从来没有。

但是我回来了。

——题记

有时候想,缘分真的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周五放学,和好友聊了一路辩证唯物主义,回家开始对着一堆作业发呆。挂上Q,登上人人,改改小说,然后下午五点准时开始写作业。偶尔上网查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法国大革命,然后继续埋头写。

就这样到了九点,终于把周末要写的作业写完了,留下要背的,是明天早上的任务——我一直这样给自己安排着。

接着习惯性登邮箱。垃圾箱里有一封邮件——上面写着,。

记忆的阀门就这样被打开。点进网页,还是熟悉的绿色背景,一篇篇作文依旧摆在那里。虽然,认识的人,已经为数不多。

输入用户名:玉蝶。

输密码。

登陆成功。

——其实我从来没想过我还能记得那个用户名的密码——那是多么久远的事情了啊。

还是小学的时候,偶尔逛进了这个网站。然后注册,然后兴冲冲地写着东西,那样坚持着,那样热情的。那些不认识的人们,都很认真地给我评价,有时说话过重,我就会伤心,也常常为了一两个积分的加减而惶惶。从所谓的小说,到日记般的记叙文,我就这么跌跌撞撞,在这儿呆了几年。

——在玉蝶的号上,看那些小纸条,看之前的作文,那样稚嫩,也那样直截了当,一看便是小学生,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事情——虽然写的很多作文都是难过的事情,但是在走过之后,再看来,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已了。

那样的日子,回不去了。

我也不想回去了。

但是,我依旧感谢那样的日子——那样的我遇见了那些人。不管是帮助我的人,还是诋毁我的人,他们都教会了我成长。

之后便是初中,住校,停网。写了一篇告别后,似乎就再没来过。初中的日子的确改变了我小学的世界观,我终究学着乐观起来。

也对,人总是要向前的。

渐渐地学业忙碌起来,我终于把抛之脑后。

一个人在另一个城市的生活,总是有点辛苦的。所以高一的我,也是没心思来——虽然说实话,我的确在偶然间点进来过。但是打上玉蝶两个字,还是没有点击登录。

但是缘分真的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我到底还是回来了。带着几年的成长,带着很多的回忆,轻轻地在这么一个周五的夜晚,回来了。

几年不见,的发展更好了。

我注册了新的ID,不是想逃避过去,而是近些日子的笔名一直是若绒,所以也不想再换了。

或许也没人记得玉蝶了,这也正常。

——想到这件事情,我突然就想发笑。若是放到小学,我肯定会抱怨为什么没人记得我,而初中,或许会说,这样也好。

但是现在的我,说的是,这也正常。

很正常。没有抱怨,也没有自怨自艾,更没有对往昔的逃避。

经历了很多事情,终于学会淡然和面对——虽然不甚完善,但是已经往我喜欢的自己迈进了。

也算是一个新起点。但是不以否认过去为前提。

我有那样自怨自艾和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过去,也是一个能让我骄傲的事情。

是的,某一程度而言,我是为过去的自己骄傲的。

我也想让未来的自己为自己而骄傲。

今天起,我以若绒的称呼,回到。

回到这个伴我成长的地方。

(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一说起来,便不连贯了,也丢了很多想说的东西。

或许再没有小学的时候那样的热情了,不会纯粹为了写东西而写东西。而是有什么感想,恰好又有时间,就写上来。

作为高二的学生,时间的确紧张。但是忙里偷闲,向来是我所喜欢的。

夜未央,耳朵里灌着随机播放的歌曲。

人生真是充满了意外。而收到的邮件,便是我今日最为美好的意外。

梦未眠。其实,也可以认为,梦才刚刚起步。

人生的确充满了不愿承认的过去。但这次回来,我是不想在躲避曾经的懦弱。

梦在远方,我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