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未央

只要空下来,我就开始猜我现在是不是很寂寞,我的寂寞就像一个小孩子在冰冷的雪天里摔断了两条腿,站不起来,心里是无边无际的悲伤。

我知道这很假,我觉得这样才像。

虚假的寂寞。

当我很扭曲的时候,我就会极端讨厌阳光极端喜欢黑暗,我只是发现了而已。

我后座那位跟班主任都曾在同一时间保持同一意见问了我同一个问题:你能不能阳光一点?他们说就算是再怎么明媚的天气,我的作文本一旦粉墨登场,窗外就开始下暴雨。

太敏锐和太迟钝我同时拥有,不定期抽风。就算我再怎么拼死了往阳光写,全文都是阳光,文的本质还是忧伤。

如果一只野兽受了伤,它可以找一个山洞躲起来,一边舔舐自己的伤口一边咬牙坚持。可是一旦被嘘寒问暖,它就受不了了。

如果一个孩子摔疼了,没人看见,他会自己站起来拍拍膝盖。可是一旦心疼自己的人来了,眼泪就会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第一次读到四笔下的这段文字,我几乎以为自己瞎了一瞬间,脑袋里一个惊雷劈过去,比坐久了站起来那种因贫血发生的天昏地暗还要厉害。

我想,那只野兽,那个小孩,在遇到会心疼自己的人之前,大概整天都在自欺欺人地过。

我注定了是要隐藏在白昼明媚的背后。

才不会被阳光灼伤。

暗夜未央

这是一个静穆的夜晚, 遥闻深巷偶有犬吠之声, 远望已无万家灯火, 天地间一片大黑暗, 一派大宁静. 天空高远的出奇, 暗暗的蓝着, 给人一种厚重, 一种充实. 星星在天空稀疏的亮着, 相互之间遥遥的看着, 一眨一眨的, 分不出是喜是

同标题文章

精选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