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赏析

《海底两万里》赏析

在大学期间,我选修了《外国文学名著赏析》这门课程,感谢老师的谆谆教诲,使我了解了许多外国文学著作创作的背景,还有以前一直想知道却没有下功夫去学习的事物,如古希腊神话的起源、具体人物等等,期末将至,我就谈谈我最喜欢的一本名著——《海底两万里》吧。

首先当然要先说说这本书的作者了。

《海底两万里》的作者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他是世界上著名的科幻小说作家,他的作品不但充满离奇高深的想象力,动人心魄的艺术形象,而且表现出高度的科学性,我也十分喜欢他写的科幻小说,总能够引起我的无限遐想。《海底两万里》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凡尔纳总共创作了六十六部长篇小说或短篇小说集,还有几个剧本,一册《法国地理》和一部六卷本的《伟大的旅行家和伟大的旅行史》。主要作品还有《气球上的五星期》、《地心游记》、《神秘岛》、《漂逝的半岛》、《八十天环游地球》等20多部长篇科幻历险小说,这些小说都广受人们的好评。 他的想象力十分丰富,且文笔细腻,构思奇巧,他的很多作品既引人人胜,又很有教育意义,适合各种年龄的读者。而且,凡尔纳的幻想不是异想天开,都以科学为依据——他所预见到的很多器械,甚至到后来都变成了现实生活中的实有之物。

这本《海底两万里》所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主人公法国人阿罗

纳克斯是一位博物学家,应邀赴美参加一项科学考察活动。当时,海上出了个怪物,在全世界闹得沸沸扬扬。科考活动结束之后,博物学家正准备束装就道,返回法国,却接到美国海军部的邀请,于是改弦更张,登上了一艘驱逐舰,参与“把那个怪物从海洋中清除出去 ”的活动。 经过千辛万苦,“怪物”未被清除,驱逐舰反被“怪物”重创,博物学家和他的仆人以及为清除“怪物”被特意请到驱逐舰上来的一名捕鲸手,都成了“怪物”的俘虏! “怪物”原来是一艘尚不

是,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潜艇艇长内莫从此永远不许他们离开。阿罗纳克斯一行别无选择,只能跟着潜水艇周游各大洋。十个月之后,这三个人终于在极其险恶的情况下逃脱,博物学家才得以把这件海底秘密公诸于世。 在小说中,他们周游了太平洋、印度洋、红海、地中海、大西洋以及南极和北冰洋,遇见了许多罕见海底动植物,还有海底洞穴、暗道和遗址,其中包括著名的沉没城市亚特兰蒂斯,这个拥有与希腊相当的历史文化的文明古国。鹦鹉螺号从日本海出发,进入太平洋、大洋洲,然后到达印度洋,经过红海和阿拉伯隧道,来到地中海。潜艇经过直布罗陀海峡,沿着非洲海岸,径直奔向南极地区。然后又沿拉美海岸北上,又跟随暖流来到北海,最后消失在挪威西海岸的大旋涡中。这让我对海底的生活无比憧憬与向往——那是一种与我们今天的生活场景截然不同的,是传说,是神话!

像我们所看到的,凡尔纳的惊人之处不但只是他写的夸张,动人

而富有科学意义的小说,更惊人的是他在书中所写的故事,尽管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已不足为奇,但是要知道,在凡尔纳的时代,人们还没有发明可以在水下遨游的潜水艇,甚至连电灯都还没有出现,在这样的背景下,凡尔纳在《海底两万里》中成功的塑造出鹦鹉螺号潜水艇,并在小说发表25年后,人们制造出的真实的潜水艇,与小说描写的大同小异,这是怎样的预见力,所以说凡尔纳作品中的幻想都以科学为依据。他的许多作品中所描绘的科学幻想在今天都得以实现。 更重要的是他作品中的幻想大胆新奇,并以其逼真、生动、美丽如画令人读来趣味盎然。无论是文中他们去红海看“大珍珠”、与鲨鱼迂回搏斗还是冰层下遇险,这些情节都惊险曲折、人物栩栩如生、结局出人意料。所有这些使他的作品具有永恒的魅力。

或许每个人看到大海时,都会无一例外地被她的美震撼,那片一望无垠的海,时而平波无澜,安静地如同静谧的少女;时而惊涛骇浪,澎湃似齐奔的万马。她孕育出小人鱼夜夜飘荡的歌谣,孕育出皎人对月流珠的神话。她如同博爱的母亲,张开双臂包容流浪的白云、嬉戏的海鱼,还有一艘艘过往的轮船„„她是如此地高深莫测,使人们的思绪不知不觉就随她飘了去,在海底好奇而自由地畅想——正是因为人人都会有美妙的畅想,才会有那么多的笔尖触及了那片未知,带着好奇、带着猜测、带着期待。那里或许沉睡着安徒生笔下住着人鱼公主的宫殿,亦或是凡尔纳笔下时而险象环生、时而令人陶醉的另一番天地,也可能是众多孩童梦想中埋藏了许多宝藏的黄金世界„„那片往昔令无数人神往的海洋,终究在人们不甘与不歇的探索与猜测之中,

渐渐退却了神秘的面纱,点滴间昭示着她不为人知的奥秘。

在凡尔纳的世界中,阿龙纳斯是他梦想的化身,随着神出鬼没的鹦鹉螺号一起,潜入了会聚千万双眼睛,却少有人敢亲身探索的海底世界。凡尔纳用文字做画笔,在我们的脑海中描摹着海底的形象——各式各样的珊瑚永远是海底最不可或缺的风景,活泼而调皮的鱼儿是海洋的精灵,缄默的沉船也总给海底增添几分神秘气氛。

那两万里深的海底,是在人们心中隐藏着的财富,只有勇于挑战的人,才能登上“鹦鹉螺”在这海底的伊甸园遨游,而每个人心底的这片海洋,永不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