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我从未造访过夜晚的紫金山。轮廓湮没于夜色,阵阵风声像是来自地底的呼吸。树影张牙舞爪,盘踞左右。偶尔有车掠过,却只能看见白驹过隙,亦好像提着灯瞬间飞离的游魂。

我们在山顶席地而坐,开始享用蓝莓蛋糕。

这是好友的17岁生日。我爱这个年龄。临近成年的微妙憧憬,一旦真正迎来,却又无可避免地消亡。想起那个叫做的游戏。少年时的遥不可及,在日复一日的忙忙碌碌中终究也慢慢近了。然而我不会拒绝长大。永远不会。

是的。时光不可扼杀。它静静流淌在血液里。我的生命,像被逼着一点点去接近另一个高度。太多的事情来不及准备,太多的事情来不及告别。一直紧抓不放的错觉和幻象,最终也要被迫学会放手。

可我还是想,我还是想不惜一切地自私、永久珍藏那些回忆,为了若干年后还有一个可想可念的过往,而不是一片空虚荒芜。

回忆像毒药。我听见自己溺在往事里。挣扎喘息。被无数纷杂的水草勒出道道伤痕。伤口低吟浅唱,对着时光开出惊艳的花。

人的心中是有四季的。一路走来,经历的每一个春夏秋冬像年轮一样留在那里。每每追溯往事,就像翻看累积起来的黄叶,一粒粒悲伤附在最底层,瞬间化作可爱的蝶蛹,四处寻找能把它们变成蝴蝶的人。如今,它们或许已在天空中翩翩起舞,或许仍在阴暗的屋子里如同风中落叶般辗反侧。

吃完蛋糕后我们接着聊天。夜的气息蔓延。

树在一旁听着,偶尔回应一阵沙沙声。

那些被树无意中听到的话,嵌在年轮中,随流年一点一点长成参天的记忆。

生日

人的一生有许多次生日,但是我的这次生日,却让我久久难以忘怀。11月29日,已经进入了冬季。那时天气寒冷,天空还时不时的飘起了小雪,勤劳的妈妈早已从被窝里起来了,穿起了衣服。看到我痴痴入睡的样子,妈妈把我的被子盖好,生怕我会着凉。妈妈以为我一

生日

我12岁的生日就要到了,以往每年过生日时,家里总是充满隆重而热烈的气氛,要么全家外出旅游;要么亲友一同聚会;要么邀请同学好友齐聚家中热闹一番。可今年我要宣布:我的生日,我要“自主”——哈哈!因为我早就另有打算。这天,爸爸送我一包彩色纸,里面

生日

世界上每一种事物都有个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日。人们常说,每一年过得最幸福、开心的日子,不止是在春节,而是在生日,因为在那天会收到许许多多的生日礼物和听到长长短短的祝语,那自己生日那天,大家都会顺着自己,感觉真的很不错吗,所以每个人都希望生日快点

生日

“孩子,爸妈走了。”“孩子,爸妈回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爸妈在我心中的印象只有这两句话。我的家是处于老城的一座院子,典型的四合院,大门开在东南方,以求吉利。院子里的东北角有一棵柿子树,那是爸妈从外地移栽来的,看起来就像一个文艺青年,可没有

生日

今天的日记要写什么呢?人,没得写了;事,没新鲜的;物,没好的了;到底些什么呢?看书吧!因为烦,所以就从书柜里随意抽取一本书,随意找了一篇文章,看了一会,题目叫“生日”,我一看,生日有什么好写的,就是写写场景,写写事物,写写谁过生日,吃了什么

生日

星期六,我大步流星地沿着那条熟悉而笔直的小路满心欢喜的走着,手里紧紧地握着一个漂亮却不精致的盒子,心里充满了对即将发生的事情的美好想象。这个小小的简单的盒子里面,装着一个用绳子编成的七彩的手链。这个手链是我在每个休息的时候精心编制成的。挑最

生日

时间和信息传播的速度一样,越来越快。瞬间,又一个生日即将到来。生日是全世界人民的传统习俗,每逢这一天,总要庆祝一番。好好开心一下。因为XX年前的这一天,我出生了。现在的人把过生日看的很重,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对于这一天非常重视,天天期

生日

生日年年过,然而最难忘记的是我过11岁生日的情景。那天是星期天。早上,我被“闹钟”吵醒了。我慢吞吞地穿好衣服,妈妈说:“快点,要不然很久才回到桂城的,你不是还要当搬运工的吗”妈妈的口音好像很急躁。我连忙洗脸、刷牙,换上鞋。我看妈妈还在化妆,

生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们最熟悉的《生日歌》,想大家听到这首歌都会想到自己的生日。一年又一年都是我们的母亲给我们过生日,给我们一个个称心如意的生日礼物,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给我们的母亲过一次生日?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