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limelight

生命如诗,舞韵如歌,记忆中的舞台,灯光温暖冰冷的肌肤,一声声心跳,在此沉淀,永远

我的故事很简单——去学跳舞,然后演出,自己编舞,再演,离开舞台,再一次回到舞台。我相信有不少学跳舞的人和我一样有这样的经历,我更相信在她们之中我绝不是最出色的,因此今天,我不想说自己有多少经历,心中又有多少澎湃,那似乎有些倚老卖老了不是吗?况且我如此年轻,能经历的又有多少呢?只是重归舞台的感慨、感动和感悟,是我忍不住要说一说的。

音乐响起,“傣族”的姑娘们一个接一个地出场了。刚刚在后台还在瑟瑟发抖的我,感觉到了灯光的温暖。我就像是回到过去一样,只是那时不懂事,总埋怨大冬天的,穿着薄博的演出服,冷得要命……

聆听着台下同学和老校友们的呼吸,我似乎触碰得到他们的期待。我已不用像以前一样留意自己脸上的笑容了(以前老师总是提醒我们上台要笑,不像笑也得把笑容在脸上挂着),一切在上台的一瞬间都变得自然,也没有了丝毫的紧张。“金风吹来的时候”——多好听的名儿啊。我相当确定台下的观众们很欣赏我们的舞蹈,它不仅有好听名字,还有灵动的表演。在我的眼睛里,希望在燃烧着,我在向他们倾诉,我试图尽我最大的努力向他们展示着在我们国家的西南,美丽的傣家女孩儿清新的性格和嬉闹的欢乐。

我沉醉了,从未这样沉醉过,直到同学们的叫喊声把我叫醒。我听见了,我的名字,在他们口中,是的。他们在叫我的名字。虽然这声音来自礼堂的二楼,离舞台最远的地方,而我感受到的温暖是那么的贴心!

我只觉得那是一种回归。

在舞台上的时间总是很短,在我还意犹未尽之时,光线暗了,留给我的回味很长。

为什么喜欢舞台?为什么留恋那里?也许是因为以前不曾懂得舞台对于我的意义吧。一旦踏上那个舞台,我便是我自己,如一只起舞的蝴蝶,一段飘逸的彩带;我似乎又不是我,是一个艺术的使节,将音符、肢体与现实糅合,再送出去……

我也忘不了同学们喊我名字的那一刻,我当它是一个惊喜,我会为了这个惊喜心存感恩,但不会奢求他们再给我一个同样的惊喜。只要我能感觉得到自己价值的实现就够了吧……

当这一切都结束时,我觉得那就像一个美梦,而我从梦中醒来,发现我对舞台的喜爱和怀念依旧是那样,只是繁忙的学业不给我那么多时间了。那么好吧,让我将这个舞台移,移到人们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要你想,我愿意为你舞蹈。

我的结束了,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