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ing

当夕阳的余晖洒满天际时,总会有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阳台上,享受着夕阳的温暖,思考着不符自己年龄身份的问题,常常会复杂到哈姆雷特在生存与死亡之间的痛苦挣扎的程度。

我是一个身体健康的孩子,同同龄人一样,热爱生活又讨厌生活,两者明显过了头,都是极端。我常常会认为自己似乎有点神经衰落了,思考着那些不符年龄身份的问题干嘛用,可总是在不经意间又思考起下一个问题,没办法……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一个没有作业的暑假如一个巨大的沙漏,一瞬间就漏光了,当我要开始珍惜这美好的时光时,慕然,才发现,这个暑假的时间已所剩不多……一眨眼,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我知道在不久后我又将要面对着那已堆为单位的作业时,又会在叹息,那第一个没有作业的暑假就这样如天上的英仙座流星雨瞬即逝,我知道在不久后又会有狮子座流星雨等等,可是每一个流星雨都是独一无二的,过去了就真的找不回来了………

今天是2009年8月24日,离报名时间还有五天(除去今天外),我只能好好珍惜地这五天时间,可至于怎样珍惜,我真的不懂,付出了再多的思考也无济于事,只能依照每天的生活规律,做完了如山般的作业后,才得已偶尔上会网,聊会天,喝点左右的脉动or一杯咖啡,至少在那少得可怜的时光中,我觉得自我感觉惬意的时间中,才发觉自己似乎没虚度那个盛夏,那个我期盼已久的第一个没有作业的暑假,最少还有点令人可怜的价值,至少等老了之后,还会有一丝那个盛夏的余痕,可是这一点余痕是很轻易地就会被淡忘掉,随着忧伤的风儿飞到那无人知晓的荒山去,so我只能尽力使这少得不能再少的余痕保存起来,保存在脑细胞中……

我那13岁的童年,就要这么说再见了,我彷徨着,又坐在阳台的坐垫上,又陷入了下一个问题的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