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流不息

看着周围繁闹的人群,我不禁有一种慌恐。我感觉自己被孤立起来,一点一点缩小到别人看不到的样子。坐在公交车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穿梭在车站与车站之间,看有人下车,又有人上车,我只是旁观者。我想一直就这样的坐着,随着车来回,瞧着街上淡淡的风景,享受自己的静寂。但我还是比较实际的,下午有课,坐车也要交钱的。

我读着小四的一部部追忆的小说,感觉大把大把的青春在我手中挥霍,我不想如此。为什么我一直写作着,却写不出自己和别人都喜欢的。是因为它缺乏感情,还是太过真实了?往日的岁月,像哽在喉咙里的一根刺,想吐又吐不出,然后消融在身体里,永远相随。

下了两天的雨终于停了,早晨的阳光显得异常的耀眼,可能是这几天不见天日,黑色惯了的原由。天空的颜色淡定的浅蓝,大片簇拥的云在无边际的飘浮,呈现不同的形状。再美好的景色,也抹不去我心里的阴霏,它好象是一把锁,需要一把钥匙,然而这把钥匙不知哪去了,别人对它莫不关心,我是找也找不到。

那晚,听到自己有一门课重修的消息,我的心仿佛从本来凸凹的地上沉到了海的底线,不给一丝呼吸机会的窒息。原想放假以后去找一个朋友,谈谈彼此的生活。现在,我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她,说笑的时候忽然想起来,然后沉默吗?那她会有所察觉的,我不愿意让好朋友分担我的忧愁,我希望他们快乐,一直的。我不知道该怎样交上重修的费用,打电话要钱的时候,我不争气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是我执着于文学的路走错了吗?还是我没有天赋,却不思悔改?当初选择了文学以外的路,就应该好好的走,虽然它给不了我热爱和灵感。我把太多时间和心思用在了文字上,忽略了自己的专业,我该不该放弃写作,还是把它们一起努力。

人们在世上,丢失了许多、忘却了许多、不想接受却得到的也很多,但终究要如此生活着。我一如既往地写着有些人不喜欢的文字,我说的话越来越少,声音越来越小,我怕有天我的语言能力忽然就消失了。有时间的时候,我就去一家网吧往几个电子信箱里发稿件,不厌其烦地打字,直到手指累得麻木的痛,控制不住要发出的符号,我就在屏幕前发呆,休息一下手指,接着再发信息。只是那些文字的可读性得不到回音。我无助地花费着时间和金钱,只为追求自己的理想。

穿流不息的情节总是从身边滑过,当某个人发现这些都只是旁人的美丽,会有怎样的心情?有人说:人活一生,忍受着一刻甜蜜后庞大的苦难。很对吧?清醒的文字点缀着世界的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