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昨天教师节,今天事件5周年,生活就是这么紧凑。

昨天上午,十几个初中同学约好了聚在一起,说要去看看我们曾经的班主任。其中很是有人有心,大家凑钱买了果篮,买了鲜花,买了茶叶。

当然是很开心的一个上午。到了老师家,老师的开心溢于言表。十来个人,她一把一把将糖送到手上。和同学们唠叨那些细小的事。

谈的事都还是一中,谁和谁在一个班,班主任是谁,哪个老师上课很好,哪栋楼风水比较好。

大家心理都满舒坦的,不过我觉得有意思的是,这次探望的发起者,风风火火买花买篮,又惦记汤老师爱喝茶跑去买茶叶的几个人,都曾经是反革命的中坚力量。

不知道他们是招安了还是背叛了,仿佛绿林好汉接受再教育成了正规军。做起事来愈发像个乖乖分子。

两个月的时间,观念就开始变化。影响他们的不是时间,我管这叫毕业情节。曾经谁也不会觉得。就像两个人斗了一辈子,突然一个人与世长辞了。这个时候那个活着的人才会说:“我最好的朋友已经离我远去了。”看起来挺假,但绝对真情实感。

从汤老师家回来,大家都是一幅心里很受用的样子。译成书面文字就叫“温存”。

下午借着买辅导书的名义顺便淘了两本闲书。一个是王朔的,一个是王小波的。爸爸曾经在我面前夸赞过这两个人。看过几页书之后终于笑了出来。他们都挺爱使坏的,我爸喜欢,我也是。

我会觉得书中的生活比现实生活还实际些,很多人往往是在不经意间演戏给那些通常不在场的第三人看的。哪里可以像书里面的那些人,坏得很像低智商的大尾巴狼。

小时候很爱看书,一目十行。“咕咚”一声看完一本书。后来看书爱推敲,喜欢把书中的世界往大里想。现在才觉得自己蠢,拿快感来换深度,搞得自己很像个鲁智深号《红楼梦》一样。痛苦不堪。

我不是有意把自己跟诸葛亮,五柳先生那么靠。我是真的很赞同观其大略的读书方法。能议会点什么感情就好了,别痛苦的嚼。一个故事只是故事,把它往真实世界一摆,这儿不成立,那儿有矛盾,自己疯狂推敲。那是在自虐。

随笔

习惯于每日的习题,习惯于随着别人起早贪黑,习惯于老师的苦口婆心以及冷嘲热讽,习惯于一切都只为了高考。昨日的梦早已遗落,昨日的誓言也越显苍白无力,在现实的重压下,早已变成了痛苦的呻吟。现在,我终于知道:原来,大学的门,真的不好迈。曾经也想了多

随笔

有人说,蓝色是忧伤的代言人那种淡淡的忧郁如天空一样玻璃质的淡蓝淡淡的蓝色带着淡淡的伤有人说黑始终孤独黑色的夜空让人害怕亦让人向往带着落寞而神秘的感觉远离尘世的喧嚣有人说赤红是血的化生那种猩红血色的猩红让人感觉惊悚亦让人解放不再痛苦有人说白色

随笔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走过羊肠小路,两边是一排排青砖灰瓦,一课不知有多少树龄,至今我也不清楚他是什么品种的树,在这条狭长的小路里舒展着自己的枝叶,阳光透过绿荫,散射这点点金光,遮住炎热,每到秋天,树上就会结满红彤彤的果子,不好看的果实,常常因

随笔

今天是十二周星期五。早上进教室之前,我抬头看了看班牌。初二(12)班。班牌反射的阳光一下子照在我的眼睛上,明晃晃的,睁不开眼。伸手揉了揉。我面无表情地走进教室。教室里很静,他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演绎着初二的生活,但中心只有一个字:学。我叹了口

随笔

我曾经守候在一个空间,一个布满灰色,白色和黑色的空间。草是灰色的,天是白色的,云是黑色的,一切都让人感到孤独,这里没有鸟语花香,没有笑声与快乐,一切都让人感到窒息。我一个人寂寞的望着灰白黑色调相间的世界,灰色的行人从我面前来来往往,往往来来

随笔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有时候,会想一些奇怪的问题,就比如说:为什么会有虚伪的人呢?虽然世界上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人,但我就是讨厌虚伪,讨厌这性格的扭曲。某些人表面上视名誉、金钱为过眼云烟,而心里却想拥有一切,在这淡泊的曲调中暗藏了那么

随笔

离开你们一年多了,我终于学会穿过陌生的街道,走过陌生的城市,看着陌生的人群。然后,黄昏的阳光将这一切剪成流过的时光,就犹如那一张张微微泛黄的老照片。如今,文字里也夹杂着往日的欢笑,如今的感伤。一笔一划中也藏满了往日的生活,如今的怀念。墨水里

随笔

2007年6月3日星期日夜听着欧美经典歌曲还搀杂着丝丝雨声。感觉特平静地提笔写下此时之感受。窗外是连绵小雨,而屋内是充满异国情调,听着音乐看着对面大楼的几许微亮,侧耳细听雨声如此柔和,心境在此时也慢慢随着音乐进入一个忘我的境界中。忘了是在多

随笔

早上六点半,被爸爸接近发脾气的声音第三次叫醒,我极不情愿的陪妈妈去了车站。由于是被迫的,所以整个旅程我心里都很烦躁。妈妈去医院做复察,她的病好像有复发的征兆,现正用药物控制。运气不错,到车站的时候车刚刚发动,有些狼狈的小跑上了车。我讨厌等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