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犹在,只是朱颜改

春秋的马嘶音哑了,秦汉的明月黯淡了,隋唐的宫殿成灰了,五代十国的瓦砾渐渐消逝,但是你的笑容,却永恒烙印在了华夏大地。

曾记否,寂寞是一根横贯古今的红线,一头缠绕在我们的手里,留下的是我们的思念。另一头,是那些无限江山的落寞之感,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去触摸。纵使沧海桑田,满是灰尘,因为这就是历史,别样的一种寂寞吧。

你,是寂寞的,正如那“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唯有一人在深宫后院,用你诗人的敏感神经去欣赏那多情的倩影。面对兄长的咄咄相逼,你头也不回,走进了那片属于你的天地,你只是希冀自己的退让能够换来一生的安宁。于是,纵使是落寞也好,平凡也罢,你仍然带着一丝执怮与偏执,问世间,谁曾忘记过你的身影。

你,是寂寞的,冷淡帝王,无心成王的你,注定被命运玩弄,你登上了金銮大殿,必须号令诸侯,成就霸业。于是,你无可奈何的又一次走进了深宫,你不堪被束缚,不愿被囚进住你笑看人生的无限情怀。你宁愿归隐山间,引吭高歌“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于是与小周后纵情后宫,却引得了多少对你不公的评论。

你,是寂寞的,宋军南下,你第一次尝到了苦楚,挥挥手,告别了金陵,背上了“违命侯”的称呼,每每当凄冷的月光照在了你的脸上,你总是回味,“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但又一遍遍告诫自己,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即使在梦中亦不敢多奢求一刻的欢乐,因为你知道,梦醒后,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人生中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梦醒了,无路可走。

你,是寂寞的,也许在后人的评论中,你并不被看好,那又如何,江山依然多娇,纵使朱颜改变,也泯灭不了你的多愁伤感的独有情怀。

曾记否,“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

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

垂泪对宫娥。”

歌声依然,江山犹在,只是朱颜改。带着千年的寂寞,文人的风骨,永远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