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婵娟

很深很深的时光不间断地流,像墨染的天空。

她喜欢侧身一个角,用双手定格一角天空的风景。那一刻整颗心都会安静下来,然后在静默中就那样笑了。风扬起纯色系的衣裙,仿佛要把这纯洁融到天空里。无所谓狂妄,无所谓悲伤,很宁静地就站在那个角落里,享受孤独,享受45°的仰望。

这份单独,孤单却不寂寞。一直都偏执地爱着一种感觉,那就是宁静。无关风雅,也不是永恒的沉默,只是一份淡淡的闲情。随性坐在小船里,游弋湖间,看天空的影子被微风一丝丝揉碎,指尖轻触,冰凉中带着柔滑的触感让人追忆起那些古旧的回忆。小船儿轻晃,渔家的歌儿在灯火中忽隐忽现,姑苏乌篷碎苍穹,也许是她一生不灭的向往。此岸的牵挂,彼岸的思念,多想有一只船,连接天地般遥远的距离。多想有一个不会苏醒的梦,同一片天空下,总角素颜是永不变更的形容。

繁花落,痴想着一场浪漫的重逢。就在这桃花纷飞的湖畔,你的影子流动在天空里,风吹皱了一池的湖水,朦胧的幻觉里她就这样捧起了一角的天空,吻住了清亮清亮的月亮。漆黑的天幕,闪烁的点点疏星像是天空眼角凝着的泪水,何事长向别时圆,牵起身旁纤弱的杨柳,泪水滴落在湖水里,惊了游动在云朵里的鱼儿,就那般似是没心没肺地笑了,广袖霓裳与湖间的天空交错,共同轻轻地颤,微微地叹。

独,舞月华。弦,思华年。

身轻如燕,长袖飞舞在沉寂的深夜里。回眸一笑百媚生,墨染的娇羞微微闪动着,旋,迷醉,躯体微斜,便引出了嫣然的一笑。裙长及膝,纤腰束素,迁延顾步,腕间的纯白长纱被抛出,旋间又绕回了纯蓝的汉唐锦衣。青丝散尽,抑或落回孱弱的身躯,抑或丝丝飘舞在清风里。青龙泣,白虎啸,朱雀吟,玄武滞。水带走了指尖飘零而下的桃花瓣,留给了她几分惆怅。

雨落惊鸿,无尽的情思如这雨,断线的珠。寒宵清宫里只有玉兔为伴,伐桂声丁丁敲醒了她的回忆,她想着那射日的英雄——后羿。她望着缭绕的云雾,似是在与后羿诉说着什么,天空依旧洁净如新,捻起轻纱,柔柔地擦净那明镜间的尘埃,她望见人间里,一群嬉笑打闹的孩子。

她忘却了一切,释然,含泪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