羁绊·行路

羁绊,只因心中那份太深、太沉的眷恋;行路,只为远方那片太亮、太纯的天空。

——题记

羁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孔雀东南飞》中,这些扣人心弦的句子,无一不透露出焦仲卿夫妻的恩爱。但再怎么动人的恋情,仍抵不过焦母的刁难。焦仲卿休妻、跪母、殉情,只为维护和妻子的羁绊。

《红楼梦》中,葬花的美人林黛玉死后,贾宝玉仍娶了另一个女子。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迫于母亲的压迫,贾宝玉到底是从了。也许是因为与林黛玉的羁绊太深了吧,他竟违背了母亲的指示,出了家。

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或亲人、或爱人。总会有那么一种羁绊,难以割舍,生死相随,只为——那么一个人。

行路——或许有那么一场梦

张爱玲的姑姑,二十几岁时,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却因遇到一个男人,盛世倾情付诸一人。可是,他终究是负了她,娶了另一名女子。她是该恨的,但她没有。她选择了等待,等着他的回头。本该行路,却偏执的等待。五十多年后,她终于圆了一个年轻时候的梦。

《雨巷》的作者,穷极一生,等待雨巷中那位撑伞的女子。素昧蒙面,只一眼,他被陷入了永恒的梦中,不断的行路,连续的迂回,仍走不出——有她的那场梦。他用最长的时光、最美好的岁月、最真诚的心意,仍换不回那位女子的一次回眸。

或许有那么一场梦,或美好、或惆怅。总会有那么一种行路,永无止境,一直等待,只为——那么一场梦。

太深、太沉的眷恋;太多、太厚的记忆;太大、太慢的深情,圈不住、装不完、纳不了——那个人,那种羁绊。

太亮、太纯的天空;太广、太宽的远方;太长、太久的未来,照不亮、容不了、等不住——那场梦,那种行路。

只要你有羁绊,哪怕只是等待,也请行路吧,想着最初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