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相信手臂末端的力量

哪儿能找到最可靠的帮手?你手臂的末端。

——题 记

记得一则爷孙俩的故事。爷爷鼓励孙子不断往上攀爬悬梯,并承诺会一直扶着梯以助一臂之力。于是孙子满怀希望的带着爷爷的承诺兴奋的往上爬,但在正起劲的那一瞬,孙子与悬梯各奔东西的倒下,孙子知道是爷爷松的手,但也迷惑着为什么。爷爷并没有扶起他,而是慢慢身说:“这就是我今天要告诉你的,不要相信或依赖任何人,即使是你最亲的人,你必须得明白,要对这复杂的世界,只可相信你自己,即使跌倒,也要自己爬起来。”

旧中国依靠地大物博,做起天朝上国的美梦,换来颠沛流漓的梦果,依靠十二万万同胞,人多力量大的口号迎来是人口素质低,国家生计负担的加重,新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创业,赢得新世纪的辉煌和黄皮肤的荣耀。

张炜在《你在高原》中写道:“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进入另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甚至奇怪的是,有时候自己也无法打开自己的内心。”我真切感悟:世界太大,不是失之交臂,就是寻寻觅觅,于是牵盼出泪语凝咽;世界太小,拥护磕绊中,产生种种龌龊、怨恨,每一个来到另一个人的身边都那么艰难,更何况是容不下别人的内心,低头看影子,影子也有相离而无法重合的时候。

从没想过要依靠亲人为我所造的象牙塔,因为我知道,在象牙塔时我永远长不大,就是大鱼养在小鱼缸里活的不会长久一样,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象牙塔是我始终要离开的。

从不依靠泪水,泪水是虚伪,是劳累,凭泪水而博取的永远是同情,它对于你变我的宽遇没有任何的帮助,甚至是一种从现在起,泪水终究要被坚持所替代。

依靠泪水会被泪水淹没;依靠承诺,会永远活在美丽的童话中。

依靠别人的越多,就会被依靠的越多,超负荷的依靠或被依靠,不是促使我在人生中奔跑,太累、太慢、太艰难,与其如此,倒不如坚持独立,让你独自奔跑、飞高,全力以赴每一秒。

陶行知的诗,淌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天靠人靠祖宗,不算是好汉。我欣慰的执起双手,笑悟:只相信来自手臂末端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