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影评(评主题)

本片反映的是一九四二年的一场灾难,中国抗日战争处于战略相持阶段,此时河南大旱,千百万民众离乡背井,外出逃荒。本片基本上分为两条大线索,一条是老东家等人的逃荒,另一条就是国民政府应对饥荒的措施。导演从国民政府、国际记者和宗教人士以及普通灾民等三个不同的视角向观众诠释了这场灾难。

国民政府。李培基在进谏蒋介石时,蒋介石在听完汇报后问李培基:“这次到重庆有事吗?”“听说河南遭了旱灾,严重吗?”李培基却说:“没事”“本省能够克服”,李培基的瞒而不报不仅是因为被报告的“大事”吓住了,而且也是为了自己的仕途,而采取消极等待,隐瞒真相。李培基的不作为,导致基层官员贪污腐败,欺压民众。蒋鼎文的一句“国家贫弱,只有甩包袱,才能顾住大局”直接道出了国民政府的心声,企图把灾荒严重的河南丢给日本,这样既省去了救灾的消耗,也给日军造成一定的负担。蒋介石拒绝接见河南灾情请愿团,在接见白修德时,蒋介石也表露出不耐烦和不相信的态度都体现了他对河南灾区的不重视。这样蒋介石一方面因为河南省政府的瞒报漏报无法获知实情,但另一方面,蒋介石当时的工作重点在征收军粮保证前方军队的供给之上,所以他对初期河南灾荒的上报文件,都认为是当地为了逃脱征收军粮,进一步加重了地方上的瞒报现象。整体来看,当时国民党政府当局深陷于战争与军队的需求之中,对河南的地方需求自然是不加理会,再加上河南政府对灾情的瞒报进一步加剧了河南灾情的恶化。

国际记者和宗教人士。安西满在半夜里对瞎鹿说:“主让摩西带领以色列人逃出埃及,现在主也让我带领你们逃出河南”“可是断了气也不闭眼,就是过去不信主”“ 东家东家老范,一辈子不信主,叫他信,他不信,失去了主的庇护,就落了个如此下场”这些都体现出他深受神父梅甘的影响,认为主真的可以拯救众生,影片中的小安不顾战火与饥饿,冒着生命危险传教却没想到一片传教的苦心,换来的却是现实的残酷、信仰的崩塌。虽然他的努力并没有给灾民带来实质上的帮助,但是却给他们以精神上的支撑。记者白修德,虽然他出场时衣着光鲜,但深入河南灾区之后的白修德便灰头土脸了。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战时的中国,且还要深入饿殍遍地è pi ǎo biàn dì的灾区河南,这样的人道主义精神和敬职敬责的记者值得钦佩。片中的白修德勇敢走向不毛之地,在枪林弹雨中捕捉到最珍贵的镜头,正是以为他的执着,才促使了蒋介石对河南灾区伸出援手。可以说白修德的报道对河南灾情的缓解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普通灾民。范殿元是本片中的核心人物,在旱灾前,他有文化、有地、有产业,有儿有女有家族,逃荒一路走来,随着家人的死去和财产的丧失,他也被逼入灾民的范畴,由“躲灾”变成真正的逃荒。影片中花枝由最初的“誓死不从”到后来将性、身体乃至人身自由都作为换取粮食的工具。星星也由最初的娇生惯养而成的大小姐,到无赖逃荒逐渐与普民同甘苦的灾难者,再到后来的她在妓院好不容易吃顿饱饭而撑得弯不下腰去伺候客人。这些转变都体现出在空前的巨大灾难面前,礼义廉耻所构筑的传统价值观变得薄如蝉翼,不仅传统的儒家宗法理念被弃若敝履,就连基本的家庭伦理也不堪一击,由此可见灾难空前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