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路

——总有一些人,我们以为早已陌生,殊不知,还残留着熟悉的温存。

我是在夏天认识潇潇的,暑假很悠闲,悠闲到不论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一群人,都挂着Q闲聊。潇潇很温柔,会叫我“小柠檬”,鸭子总是会叫我“清明”的。

三个人晃悠晃悠的乱扯,阳光刺花了眼但很温暖。

上线开始有了期待,无厘头的叫出各种昵称,嘻嘻闹闹,总是绕着吃的话题打。去给鸭子传纸条,收到很开心的答案“那当然,咱俩什么关系啊。”不经意的岁月,原来早让三人靠近。

时光,有时候真的会很伤人,会把曾经的熟络,变成让人不忍触及的回忆。我们总是要去学会面对一些问题的,就好像年龄。因为是对着荧屏交流,潇潇以为我是初中毕业,其实才小学而已;我误听潇潇高二,其实那是大二。终于两人都明了,我笑“是呢,如果是高二怎么会有时间陪我玩呐。”冷淡跟着明了,一起蔓延。

看着潇潇的头像,我没有去点击。

以前偶尔会打扰,然后知道潇潇在忙。

升高二的鸭子也少见了,但也可以说老见,她开通了超Q,但是人去了,头像亮着又有什么作用呢?时间搁浅了感情,即使看到在线,也无言了,只能生硬的叫声没有回应的好。

“咱俩什么感情啊。”

岁月真的很摧残,我用手机Q着潇潇“大二了啊,会不会有代沟什么的”然后,我忘了那天的回复。

曾经炙手的热度,一点点的退却。年龄好像真的会很重要。很多很多比我打几岁的孩子,都开始陌生,曾经天天泡在一起的讨论,假的那么不真实。都不知道以前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了。

有时候看到那些头像,心还是忍不住停留;可惜点开之后,发现自己仍无言。只好默默短暂伤感无奈。

几个月的空冷,却还是舍不得删去潇潇鸭子的Q号,不忍心抹去那个安静的头像,就这样一种存着存着,假装都没有忘记。

夜晚,坐在电脑前的是泡在网上一天的我,脸都泛红了,却还是乐此不疲。突然看见潇潇的头像亮起来了,因为跳到了最前。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这样突兀的插进一句,字里行间,好像又暖暖,潇潇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虽然缓了一些,但是又开始有回复了。

不用假装也没有好像,真的又暖暖。

误会的误会,错以为的错以为,全部掐灭。

我们曾经走过一段青春的陌路啊。

但最终又回归在了一起。

突然想起在冷淡中与鸭子也有一次聊,是因为吃饭,吃饭分开的。

原来你们一直都还在啊。岁月没有搁浅。

也许只是自己太需要热情了,其实没有那个必要,就这样淡淡茶香,挺好。

突然想起潇潇上次带着小弟的茶还没有来得及泡。

其实我们从未陌生。

陌小甸

陌路

相携的手,忘不了单纯的感动,因为我们是青春同路人!身离开,决定背对着你,放心吧!我们都会幸福的!爱了给了伤了痛了,你得到了很多,却不知道珍惜!我失去了骄傲,却在为曾经苦恼!无奈我的假期终于要结束了,终于要离开这充满伤感的村庄了,可心中依旧有

陌路

暮春·韵事何谓春眠不觉晓,如今却是“身”有体会,报晓鸟一遍又一遍过后。我摆脱噩梦的追逐。雨停了,太阳出来亮堂堂,终于走出了阴雨霏霏的日子。说不出的欣慰,因为,对面的白芦花终于张开了翅膀,在阳光下舞飞了一个绝美的图案。那一次,哭得伤心的你,是

陌路

我不清楚已成陌路的我们,未来会怎样,但至少,曾经的我们,是那样年少轻狂……两年前,我们还未分离.阳光下,有着最灿烂的笑脸……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笑,哭得倔强而任性,然后第二天依旧玩得疯狂.靠窗的座位,在同学们心中,是一块风水宝地,不仅可以第一

陌路

陌上,初春料峭,锦绣苑琼,便提早地争妍似的装扮着陌阡。陌上,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忽一束凋颓的粉红色玫瑰,半吊无精打采的背影,貌似此处彼处,杳无人烟……背影於此留驻,身影又於彼游移——阴森可怖起来了,仿佛是幽浮的“不速光临”。人迹罕至?可是在